关十二 - (一)荒唐的一晚 po18h.vip 聆仙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聆音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久到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多久。醒来时只觉浑身酸痛,头疼欲裂。眼皮很沉很沉,她口干舌燥,口中喃喃道:“水……”

    耳旁有轻轻的动作声,随后有什么被喂到了她的嘴里,有些甜,应是什么甘泉水。

    聆音这时才有力气睁开眼来,知觉也恢复许多。她睁开眼,便看见一位穿着白色道袍,戴着白玉法冠的俊美少年正守在她榻前,他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见她睁开眼,便轻声道:“师姐,你好些了么?”

    师姐?聆音心中好笑,她前些日子才对侍从说了近来房中的男人都无趣了些,便有人给她塞了这样的戏码?是母皇送来的人?是皇姐送来的?还是朝中哪个大臣?

    聆音思来想去,一时间单从眼前这个男子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不过左右这个男人模样生得不错,若他不动什么歪心思,留在后院里倒也养眼。

    她唇角勾了勾,抬手指了指那少年道:“你过来。”

    那少年听她说话,眼前中似是流露出些许迷茫,但却没有迟疑,走到她跟前来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聆音抬高了下巴问道,眼前的少年有那么高么?她要抬起脸来才能对上他的视线。

    “朔雪。”他道,似乎是已经同她复述过很多次了“我是你的师弟,朔雪。”

    哦?这么说来他的辈分还比她小?聆音愈加觉得有意思起来,她伸手去摸那少年的脸,他身体的温度比她热上许多,又或是,她的身体很冷?

    朔雪的身子抖了抖,疑惑道:“师姐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么?”

    “嘘。”聆音启唇轻道,示意他噤声。

    朔雪虽有些莫名,但还是听她的没有再说话。而下一秒,聆音便吻上了他的唇。他的唇柔软好吮,有一种淡淡的香甜味,聆音好久没有遇到这样心仪的,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

    朔雪身子一颤,忍不住缩着身子避开。

    他的脸一下子从下巴红到了耳根,结结巴巴道:“师姐,你做什么……”

    他这般青涩的反应聆音委实喜欢,便也同他演下去,娇声道:“当然是吃你啦,我的好师弟。”

    朔雪恍惚觉得聆音有些不同,但又不出是为何,又结巴道:“不可以……我们之间……那个,师祖那里……”

    “怎么?你不愿意?”聆音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本是柔美可人的相貌,此刻却教人觉得威严无比,不敢忤逆一字。

    既是不愿意上她的床,被送来之前之前应当便有所觉悟了,“我告诉你,你既是来了我这,便是我的人,你若是不愿意,现在便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她是南祩女帝之女,是南祩的九皇女,也是南祩百姓眼中最荒淫无道的女子。

    朔雪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一般,面色有些慌乱了起来,忙忙道:“不是的,不是的,我错了,师姐你不要赶我走……”

    “你上榻来。”聆音道,视线看向榻上空出的一大块来。

    朔雪战战兢兢的脱了靴子,然后匍匐上了她。

    聆音打量了他的身体一眼,又道:“把衣服脱了。”

    朔雪看向她,满脸的不敢置信,但看聆音的眼神又似不在玩笑,他只好在她目光注视下,颤颤巍巍的解开衣带来。她的目光充满探究的意味,令朔雪的身体愈加炽热了起来。待衣服敞开,露出一片胸膛来时,聆音却将他的手按住了。

    “身材不错嘛。”聆音一遍说着,一遍又将手按在他的胸膛上,腹肌上摸来摸去,“平时常练武吧。”

    朔雪干咳一声,试图转移视线不看聆音在他身上游移的动作,回声道:“是,谷中弟子每日都要修习剑术,比起师兄们,我还是差了许多。”

    “哦?”聆音笑,笑容有些暧昧起来,“那身下这个东西,你和师兄比起,又如何?”

    说着,聆音的便放在了他胯下隆起的那一团布料上。

    朔雪一惊,险些从嗓子溢出什么无可挽回的声音。

    “我……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师兄他们的……”

    “我说你,分明嘴上不愿意,但身体的反应终归骗不了人……男人啊……”聆音轻笑着,似是又在叹气抬头又衔去朔雪的唇,她的舌头钻进朔雪的嘴里,灵巧又熟稔的在里面滑动着,而朔雪则极为被动,用双手置在被褥上承受着聆音并没有多少的重量。

    聆音喜欢他这般稚嫩的反应,从他的唇上离开,看着他有些失落的眼神,凑到他的耳畔道:“帮我把衣服脱了。”

    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有些使不上气力。

    “师姐你当真……”朔雪有些犹豫。

    聆音却微微皱眉道:“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朔雪这才放弃抵抗,乖乖的遵从她的吩咐,伸手去解她的衣服。衣裳被解开,聆音觉得身体愈发冷起来,她的身体何时这般弱不禁风?

    待衣裳褪去,朔雪却有些别扭的转过脸去,不敢看她。

    “怎么,我的身体很难看么?”聆音分明看见了他早已泛红的耳根,却还是忍不住逗他。

    “不是的,师姐的……很好看。”他甚至害羞到不肯将那两个字说出口。

    “那你自己来。”聆音说着,便躺下了身体,朔雪压在她身上时,他才清楚的发现,他的个头高上她许多。

    他低头吻了下来,似是不敢用什么力气,一下一下都是轻飘飘的,生怕伤了她一样。这样浅尝辄止的文对聆音来说哪里足够,她有些不满,伸手搂住他的脖颈狠狠的与朔雪纠缠到一处来。

    “嗯……啊……”两人都发出暧昧的声音来,聆音抬起腿架在了他的腰间,又小声道,“插进来。”

    “什么?”朔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聆音对男女之事早已熟稔,便直白道:“我说,手指插进来,看我下面湿了没。”

    朔雪这才用手往下探去,他虽是初经此事,但平日了倒是看了不少有关双修之道的书,他的手指刚往穴口一探,只进了个指头便被卡住了,穴口干干的,没有水流出来。

    “还没。”朔雪如实回道。

    聆音轻描淡写的哦了声,随后吩咐道:“那你先吃奶吧,吃会就湿了。”

    不过她向来很容易被撩拨起情欲,是因为睡了太久了么?

    听聆音说话如此大胆露骨,师姐今日接二连叁来早已让朔雪习惯了她的变化,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觉得师姐委实……直白。

    朔雪看向聆音又白又嫩的乳儿,咽了咽口水,然后伸手去摸,手感令人爱不释手,聆音也很享受般的半昧了眼,神情说不出的娇媚。

    紧随着,他便低下头去含住了她两个粉嫩的乳尖,他见聆音没有抗拒,又开始吸吮起来,聆音被他弄得舒服,搂着他的脖颈又往下自己身上按了按。

    一来二去,聆音便逐渐有了感觉,朔雪也逐渐懂了其中门道,炽热的唇一路往下,最后来到了花户处。聆音的花户很漂亮,粉嫩干净,没有一点毛发。朔雪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他掰开她身下那两朵花瓣,在中间伸出舔了舔。

    偏那处又是聆音的敏感之处,她的身子颤了好几下,穴口溢出了水来,身下变得湿漉漉的。

    朔雪伸出手往里头探了探,只是刚伸进去一个指头,便不敢在深入,紧窄的甬道令他的心剧烈狂跳起来。

    “嗯……朔雪,快进来……”聆音娇声催促道。

    他虽是聆音的师弟但到底是个男人,听了这样的话哪里还能再忍得住,褪下裤子释放了自己肿胀狰狞的欲望,往她的腿间顶去。

    只是到底初尝禁果,他的龟头接连在穴口划过,沾了不少花液却始终不得其道,一来二去,聆音有些失了兴致,有些急不可耐道:“让我来。”

    朔雪有些委屈的看向她,一脸无辜的样子。

    “你躺下来,把我抱到你身上,我自己来!”聆音命令道。

    “可是……”朔雪犹豫,他担心聆音的身体接受不了。

    “嗯?”聆音冷哼一声,是在说她已经有些生气了。

    朔雪无法,只好乖乖的躺下来,他身下那物耸然立着,聆音觉得有些有趣,便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阳物很干净,粉紫色的,此时翘着十分可爱,虽不是她见过最大的,但聆音还是挺喜欢的。

    朔雪看见这幅场景,身下的阳物不由又硬了几分。

    “扶着我的腰,放到上面。”聆音的舌头舔了舔唇,如今的姿态真是色情万分。

    朔雪害羞的错开视线,扶起聆音的腰,聆音的手伸到身下,把花穴掰开了些,随后道:“好了,把手放开吧。”

    她十五岁时便已经历破身之痛,尝遍各种男色也试过各种交欢的姿势,这个姿势对她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

    故而,待朔雪的手拿开之后,聆音毫不犹豫的便对着那根阳物坐了下去。

    在完全吞下的那一瞬间,聆音却没有丝毫的快感,而是痛得眉头都皱了起来。

    “好痛——”她吃痛尖叫出声来,随后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