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十二 - (三)千万中无一的好看 聆仙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聆音自然有错,她错在她是汤谷掌门的外孙女,是这汤谷众人手心的珍宝。

    若是她同非花换个位置,她自然也会嫉妒聆音。

    不过欺负一个痴傻的孩子这种事,她可做不来。

    虽是明面上她做出一幅好师姐的样子,但私底下她可给聆音穿过不少小鞋。彼时聆音不过是个痴傻的孩子,连话都说不全,又如何能指证他。

    虽是聆音不算同她计较什么,但这般瞧见了总觉碍眼,管不住嘴,忍住不噎她几句。

    聆音白了她一眼,又转而看向另一处。

    朔雪正跪在那里,白色的衣物上沾满了血,能看见的部分都皮开肉绽,成了个血人,聆音挑了挑眉。

    而那非花立马掩藏方才的情绪开口道:“小师妹既是来了,便同师父求求情,让他别再这般罚师弟了,毕竟你体弱,也不是因为小师弟照看不周……”

    她这话好似说得句句在理,实难挑出错处,在宫中勾心斗角见是惯了,这点小心机聆音也懒得搭理,便也不再理会。

    “是谁允许你开口让聆音求情的?”

    男子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大殿中掷地有声,聆音抬头看去,便有着恍然隔世,一见钟情之感。

    前世她喜欢两种男人,第一种,好看又聪明的,第二种,万中无一的好看的。

    不过可惜的是,前者偶有,而后者却难寻。

    而眼前那高座之上那人,便是后者。

    说是万中无一的好看都不够,是千万中无一的好看。说是俊美不凡仍是肤浅,他是不存在于这世间的谪仙。再往后,聆音从他那张绝美无双的脸上将视线往下移去,最后落在裆部。

    但可惜的是,他此刻斜坐着,有衣物层层遮挡,聆音看不真切,只能在脑中暗暗想像。

    非花却已吓得立马跪下,颤颤道:“师父恕罪,非花只是担忧小师弟。”

    不过眼下聆音也知道了,眼前的师父虽是有着千万人无一,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容貌的人,但性格很差,至少说,很严苛,看那非花小脸煞白的模样,和朔雪身上的伤痕,啧啧。

    不过此番倒也难怪,被派去照顾生娇体弱的小师妹的弟子,竟将小师妹破身了,将她和他的立场对调,她也会气成这样。

    可聆音偏偏是个软硬不吃的性子,即便是对着她的师父夜弦,她看向夜弦,随后扬声道:“师姐可说的没错,我身子弱怪不得小师弟,更何况……”

    “男女之事本就你情我愿,不是么?昨晚是我强的小师弟。”她这个虽然脾气不好,但从不说谎,昨晚是她的责任,午夜梦回,还以为她仍是那个南祩国的九皇女。

    “什么……”还未等夜弦开口说什么,非花便已惊呼出声,“你和小师弟……”

    聆音不爽的堵住了耳朵,师姐的声音实在刺耳。

    这般隐私之事,夜弦自然不会泄露与非花知道,不过倒不怪非花惊讶至此,她心智恢复之后,第一件事竟是与小师弟颠龙倒凤,换了谁都会惊讶至此的。

    夜弦知道时自然是恼怒至极的,但此时从聆音口中说出来时,意味便更加不一样,他眼神一沉,似乎怒意更甚,却未写在脸上。

    身下的轮椅动了动,未待聆音反应过来时,轮椅便从梅衍的手中脱开,浮空而起,带着聆音往他的方向飞去。在半空中直直走了一道,便落到夜弦身侧。

    “即便你心智方才刚刚恢复,这也不是你应当对师父说话的态度。”他看着聆音,面色稍许缓和了些。

    聆音却用手托着脸俯向他身侧,无辜的看着他道:“那怎么办呢,你罚我一百断魂鞭么?”

    “你这身体骨,若吃下一百断魂鞭还有命在?”夜弦轻声道。

    “师父,不要罚师姐,是弟子无能,是我没有照顾好师姐,是我……”听到夜弦的话,跪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朔雪终于出了声。

    “我何时说过要罚她?”夜弦冷目一瞥,放出威压来,硬生生令朔雪吐出一口血来。

    血喷在大殿的大理石地板上,要多惨有多惨。

    聆音皱眉,轻道:“别再罚他了,若没有他我也不会恢复心智和仙根。”

    夜弦却不再说什么,伸出手放在聆音腰上,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聆音微讶,不过也不反抗,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那便不罚了。”他说着,“你们都退下吧。”

    聆音倒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便改变了他的决定,她原想好一堆说辞来同他抬杠如今却是愣得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还不快走?”夜弦的声音更沉了些。

    非花犹豫再叁站起身来,想去搀扶一旁浑身是血的朔雪,朔雪却自己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避开了她的搀扶。

    待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殿外,聆音才缓缓收回视线。她这人,虽是不讲道理蛮横任性的,但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心疼了?”夜弦斜眼看向聆音。

    聆音却无语摊手道:“是我自己任性害了他,我自然觉得愧疚。”

    “那你可要同朔雪结成道侣?”他又问。

    聆音自然不会答应,她当时本就是图个新鲜,倒不曾想一觉醒来天地变化,如今这里可不是她所待过的南祩了。

    故而也没怎么思索便道:“当然不要。”

    教人觉得有些没心没肺。

    夜弦也不意外,只道:“朔雪修为太低,你现在同他双修尚且对你有所助力,带你筑基之后,便不够了。”

    好冷漠哦。

    聆音觉得自己以后很没心没肺了,看来这个师父也是,也不考虑朔雪的心情,只考虑怎么样修行对她有所助力。

    不过其实这样也好,因为一晚荒唐就要负责来负责去的,太麻烦了。

    更何况,若是可以,她也想和别人双修。

    修仙多有趣啊。

    “那怎么办呢?”聆音作势倒在夜弦的怀里趁机四处卡油,“聆音也想修仙~”这种嗲嗲的语气说真的她自己有点被恶心到,但是撒娇对长辈来说应当比较有用吧?

    但聆音四处捣乱的手立刻被抓住了。

    “小妖女。”夜弦叹道,“待你仙根修复好了,你那几位师兄回来,你若想双修便去找他们,若他们同意,便随便你折腾。金丹修士的元阳,肯定对你有所帮助。”

    聆音的嘴巴撇了撇。

    其实就目前来说,她最喜欢师父的脸。因为好看,千万中无一的好看,甚至连衣袍包裹之下的身躯都让聆音充满探究的意味。

    “可是我想要师父的……”她小声嘀咕,欲言又止又充满暗示。

    夜弦的身体僵了僵,似乎是没想到聆音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他波澜不惊,缓缓回道:“若是我,你现在吃不消。”

    现在吃不消,那以后可以?

    聆音眯眼笑了起来。

    她还没得意多久,就立刻像被捉小鸡一样,被放在了轮椅上。

    而就在这刹那,夜弦和梅衍的眼神对上,二人用神识交流。

    “不是夺舍重生?”

    “不是,那具身体下过禁制,不可能有人夺舍。”

    夜弦这才放心,长袖一挥,聆音的轮椅便咕噜咕噜的往台阶下开去。聆音如今没有修为,自然不知道二人用神识说了什么,但她多少能知道一点,她痴傻那么久,灵智忽然恢复,但这汤谷众人却都不感觉奇怪,其中定然有什么猫腻。

    不过,她虽是奇怪,但如今还没有什么证据和线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更何况,既是她有这个身份,能做些荒唐事,死过一次的人,再活一次,恣意妄为些又有何妨?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