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十二 - (五)上次是不是没有射 po18h.vip 聆仙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聆音自知说不过他,也不追问下去,这种男人最可怕啦,什么事情都波澜不惊的,让人永远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她还是喜欢朔雪那种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的,容易看透。

    她果然高估了这个身体的体力,仅仅是用嘴和手帮他弄出来,她已经整个人软绵绵没有什么力气了。聆音舔干净手上的阳精,就像被抽干了力气似得倒在了榻上。

    梅衍脱了靴子上榻来,躺在聆音身侧。只是这样他好像觉得不够,便凑上前去,舔了舔聆音的唇。

    聆音动都懒得动,瞥了他眼道:“自己的味道,好吃么?”

    “还不算太坏。”他说着,将聆音抱到了怀里头,聆音没有一点力气,自然只能跟个死人似得由他折腾。

    “我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聆音在他怀里小声问道。

    “最快的话半年吧。”他说着,面具挡住了他的神情,聆音看不见,也不觉得他是在说谎,只叹息了句:“半年太久了。”

    “好起来之后,你想做什么?”梅衍追问。

    聆音懒洋洋的闭了眼,小声道:“想出去玩啊,想去看看汤谷,也想看看外头,整日闷在这里多无趣。”

    “那可……”他顿了顿,伸手撩去聆音垂到眼睛上的乱发,“真是个好志向。”

    聆音没有回声,没过多久便昏昏睡去,只余下轻微的呼吸声。

    梅衍挪了挪身子,又颔首吻了她的额头。

    “外头可未必有你想得好。”他说着,手却像是哄孩子般一下一下的,顺着聆音柔软的发。

    月光爬上窗沿,落在聆音熟睡的脸上,像是粉雕玉琢的人儿一般。

    而接下来的日子,梅衍每日里头教她念书识字,晚上则喂她阳精。连着被喂了叁四日,聆音的身体也好上了许多,虽仍是虚弱,但也不至于在外头待会便立刻就倒。

    第五日时,聆音提出要去看朔雪。梅衍想到她近来乖巧,每日都老老实实的将阳精喝得干净,身体也好上许多,便带她去了。

    朔雪的住处倒算不上远,只是要往山上去,一路颠波的,单凭他一个人自然上不去。得了梅衍首允,他一路用术法惯着她,轮椅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中,聆音半点气力都没用,便轻而易举的到了半山腰上。

    汤谷毕竟是数一数二的修仙大宗,像夜弦那种等级的道君,自然是一人一处洞府天地。而他手下的弟子虽都在一处,每人都有一个小院,而像丹房、药房、宝库都是在一处的,如要领些什么,只需到那管事那里登记一下便好。

    朔雪入门不过两叁年,院落虽比不上师兄师姐气派,但聆音觉得小巧雅致,很是喜欢。她的院子虽然也很大很漂亮,但她总觉得太大了,里头没什么人,太空了。

    梅衍将她推至朔雪房门前,再叁叮嘱,这才放聆音进门去。待聆音进门后,他便走开了。

    聆音推开门,转了转轮椅的轮子,便到了朔雪的床前。

    朔雪听到声音,自然注意到了,他抬眼看来,见是聆音,似乎是有些惊讶,不单单是惊讶了,稍迟迟疑了一会,眼眶便有些红了起来。

    “师姐,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语气委屈极了,像是被丢弃的小兽一般。

    听她这般说话,聆音哪里受得了,连忙哄道:“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她推着轮椅,便到了朔雪的床边,扶着床沿从轮椅上勉强站了起来。朔雪立刻伸手接过她,将她抱上床来。

    他见她虽仍是清瘦,面色却已好上许多,不由询问道:“师姐的身子,似乎是比先前好上许多?”

    聆音讪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在嘀咕,每日金丹修士的阳精喂着,若是一点作用都没有那也是奇了怪了。

    心中这般想,但她到底不会同朔雪说这些,只是转而道:“你那呢,伤都好了么?”

    朔雪自然是不会让聆音担心的,想都未想便回声了:“已经好了。”

    聆音却不信他,眯眼看向他道:“我不信~”说着,她便伸手去解朔雪的衣服,朔雪害羞得想要阻止她的动作,只是还未开口,聆音的声音便先飘了来。

    “我可不想从你这张漂亮的嘴巴里听到一个不‘字’啊~”

    朔雪自然不敢忤逆聆音,只能任由她动作,然后朔雪叁两下便被聆音剥得干净,露出白净结实的胸膛来。

    聆音搂着他的脖子跨坐到了他的腿上,又伸出手去摸他背后的伤口,似是正如他所说,好的差不多的,只留下许多条长长的疤。

    “小骗子。”聆音柔软的手抚摸着他背后的伤疤,咬着他的耳朵轻轻道。

    朔雪心神荡漾,只觉叁魂七魄都被抽离,脑子里全都满满是师姐那晚的妖娆模样。

    聆音喜欢他这幅七情六欲都写在脸上的单纯样子,又软声道:“那晚我昏倒之后,你是不是没有射出来?”

    朔雪早已习惯她说话这般直白,也只能小声回道:“是……”

    聆音不依不饶,又低声诱惑道:“那我们把上次的事情做完好不好?”上次没和朔雪做到最后,一直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如今她身体好些了,自然要将那未做完之事做完。

    朔雪方才筑基九层,同他交欢,吸来的修为应当能消化才是。

    她不知道为何以剑修闻名的汤谷,掌门的外孙女却是天生这样媚修的身体,但既然能用这种方法,她只想快点好起来。她想站起来,她想自由的奔跑呼吸,她想可以拿起武器,她想有所凭依。

    至少不想和上一世一样,毫无抵抗得死去了。

    “可是师姐的身体……若又是先前那样,该如何是好……”朔雪避开聆音的视线,他眼底分明早已情欲翻涌,却不愿承认,即便是身上钻心的疼痛传来时,他脑海中却仍是那晚绮靡的画面。他和师姐贴得那般近那般近,他是师姐的第一个男人。

    “我偷偷告诉你吧。”聆音知道他断不会这般轻易答应自己,便又诱劝道,“我的仙根已经恢复,只有靠与人双修才能提升修为……阿雪,你愿不愿意帮我呢?”

    阿雪,唤得这般亲昵。

    朔雪缓缓别过脸来看她,分明师姐生得这么甜美清秀,那双唇却娇艳得像是朵鲜红得牡丹花一般,这般笑起来,又像是那些个合欢宗的妖女一般……但是师姐比她们都好看得多得多得多。

    是妖女也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被吸干阳元,他也心甘情愿啊……

    朔雪不说话,聆音便当他是默许了,伸手朝他身下滑去,隔着衣料抚摸他早已坚挺的下体。她前世纵情声色,男女之事于她而言已是家常便饭,如今每日素着,她倒有些受不住了,这副身体又好像渴得紧,她想要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她抬头吻上朔雪的唇,手指摁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将头低得更低一些,使二人的双唇更加紧密,和聆音清秀可人的外表不同,她的吻霸道又充满了侵略性,朔雪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手脚发软,聆音抬起双臂攀上了她的肩膀,使二人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

    朔雪也不单单是被动承受着,他因练剑而带着薄茧的手从她的肩上慢慢滑下,落至背上,即便隔着衣料,聆音却能感受到他手心的火热。

    欲火烧得越旺,聆音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她从不反感男女情事,不如说这一直是她心中所渴望的,只要对象生得好,又能勾起她的欲望令她有几分喜欢,她向来都是来者不拒。

    她想要朔雪的占有,此时此刻,狠狠的,不计一切代价的。

    朔雪知晓她的欲望,他想伸手解开的她的腰带,裙摆散开,聆音身下却是空荡荡没有一点衣料,花穴中渗出的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裤裆。

    他觉得羞赫又觉得好笑。

    师姐好色啊……

    衣裳松松垮垮的散开,她的胸部半遮半露的,聆音的胸虽算不上大,但浑圆饱满,两颗红缨似乎是因为暴露在空气中,已经挺立起来。

    “要快一点哦,梅衍一会就会回来,等他来了你可就插不了了……”她的声音极媚,刻意将插字强调,字字句句都是勾引。可他偏偏却爱极了这样的勾引。

    朔雪听了这话哪里还受得了,飞快褪下腰带,释放出自己难耐的欲望来。更多小说请收藏:http://www.wuliaozw.com/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