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十二 - (九)你应当不喜欢 聆仙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疏风说得这般坦荡,聆音自然也不会再矫情什么。

    他对谁都是这样,这样的好这样的温柔,所以他也会对她好。若是换了别人,他也会这样做,只是这个人刚好是她而已。

    只是,聆音不喜欢这样。因为她不会对谁都好。

    她想了想,道:“师兄,虽是人和人的想法不同,你待谁都好是济世救人,我无话可说,既是你这般坦荡我自也无虞,左右快些恢复仙根我也能好好修仙。”

    但是,或许终有一日,待特别的人出现,而你给不了她那一份特别,那个时候你会不会感觉后悔呢?

    "嗯。"他伸手去,将聆音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眼中清明,没有半点旁的情绪。

    二人之后便没再说什么,待疏风要下山往梅衍那处去时,便在山脚下遇见了非花。她靠着石碑旁,似乎已经等候许久了,左顾右盼的,待见到疏风时才安定下来。

    她似是精心打扮过,面上的妆容精致,衬得她娇美可人。

    “大师兄。”她见到疏风时便笑了出来,像是世上所有见到意中人的少女一样,“我听值班弟子说了,你今日刚回来,便急匆匆的来看你了。”

    疏风见了她,也露出温和的笑容来,柔声道:“二师妹,许久不见了。”

    “师兄方才是去哪了?我方才去你的院子,见你人不在,听人说你往秋渊谷这里来了。”

    疏风也不隐瞒,接道:“同师父他们谈了一下音音的事情。”

    听到从疏风口中说出的音音二字,非花神情有些黯淡,似是稍许犹豫了下,方才道:“我听谷中弟子说,音音似乎同朔雪师弟关系匪浅……”

    “此事我也有所了解,不过朔雪他七窍玲珑的,若有他照顾音音,那自然再好不过了。”他好似明白非花的意思,却又好似不明白。

    非花咬唇,又道:“那你呢?方才你见到聆音了么?”

    关于聆音修复仙根一事,那般隐私,他自然不会同非花提及,只道:“音音性子虽与以往不同了,但她身子能好起来,我作为师兄很高兴。”

    非花笑了笑道:“我知师兄你待谁都极好,但若她不是音音又该如何?若是有人借音音的身体夺舍重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疏风却忽然朝她笑了笑,分明是万般和煦的笑容却教人有些不寒而栗。

    “我知道你担心小师妹,但,即便是有人夺舍,师父和掌门自会评判,哪里轮到我们这些小辈来评价。”

    区区小辈二字委实折煞。

    他早已金丹大圆满,是汤谷同辈弟子中,最有望结婴之人。

    非花知道自己不该说下去了,若是再说,只怕大师兄对她生厌。

    她低下头,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疏风的袖子,低声道:“我只是担心小师妹……毕竟一觉醒来便像换了个人似得……”

    疏风叹息一声道:“我对你们一向一视同仁,音音自幼便身子弱,我才多注意了些。但你若有什么难处,我自也会考虑你,有什么我能帮上的,我也会帮你的。”

    非花这才露出一个笑容来,挽住他的手臂道:“我就知道师兄最好啦,其实近日我在剑术上有些疑惑,师兄可以亲手指导我一下么……”

    “好。”疏风一口便答应下来。

    不知不觉已入夜。

    秋渊谷中,聆音正坐在桌案前伏笔练字。她底子不错,虽是熟悉这里的文字不久,却已经能写出一手好看的字。

    窗户半开着,虽时有风漏进来,却并不寒冷,只是稍许有些湿热,夹杂着几缕花香。

    聆音穿着白色的纱裙,一头墨发也松松散散的随意绾了起来。桌案上几本翻看过的书交迭在一起,几张宣纸零零落落,上头随意画了些水墨画。

    寻常弟子房中照明皆用烛火,但聆音特殊,房中用的是烛石,比烛火昂贵上许多,偏她又在房中置了好几处,房中亮堂得很。

    待她提笔落下一字时,敲门声却忽然响了起来。聆音朝门外应了声,门就被吱呀一声,从外面推了开。

    聆音大概猜到是疏风,便连头也没抬,道了声:“待我临完这几个字。”

    门被轻轻戴上,脚步声靠近,又在她几尺外停下。

    “好了。”聆音收了笔,看向疏风。他好似已经沐浴过,身上的衣裳也都与白日不同,素净又简单,投过窗扉的朦胧月色,聆音看到他舒朗的眉眼。算不上特别好看,却又让她觉得舒服。

    “师兄。”聆音伸出手,要他靠近,“把我抱回去。”

    疏风自然依着她,他走进,将聆音抱了起来。男子的身体,沉重,宽厚,修长又让人有安全感,聆音喜欢他骨骼分明,修如梅骨的手,也喜欢这双手,放在她的身体上。

    她搂住疏风的脖颈在他的脖颈嗅了嗅,咬着他的耳朵轻轻道:“是茉莉么?你知道我喜欢?”

    房中的烛石太晃眼,他也好,聆音也好,轻微的神情都能入对方的眼。疏风微微皱了皱眉,只手轻轻一挥,房中烛石都顷刻熄了去,唯有皎洁的月光映在他的侧脸上。

    聆音轻轻一笑。

    他低哑的声音传来:“白日里教人剑术身上沾了些香气,我想你应当不会喜欢。”

    聆音倒没有很惊讶,只是如常道:“我怎么会生师兄的气?师兄待人一向一视同仁,我待师兄也是如此,你在我眼中,和其它师兄师姐,并未有什么区别。”

    似是因为房间里黯了下来,视线变得迟钝,但声音气味温度,却都敏感了起来。聆音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缓缓渡来,也能听到他平静沉稳的呼吸,和身上的香气。

    “师兄知道我的目的,也不必再废话,做正事便好。”她的手往疏风的身下探去,他分明早已情动,那物也已抵着他身下的布料呼之欲出,呼吸却没有半点紊乱。

    “是你问梅衍要了药,还是他给你的?”聆音询问。

    他在聆音榻上坐下,随后缓缓褪去身下的衣物,昏暗的月色中聆音看不清他的阳物,但她的手有些冰,在碰到的那一刻,便察觉到他的炽热。

    “这事太辛苦你了,不必音音动手,待我弄好之后,你再来吃吧。”疏风说着,想将聆音的手拿开。

    要不要这么贴心?聆音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讽刺,她握着疏风的阳物撸动了一下,随后道:“既还是元阳,师兄应当没什么这方面的经验吧?”

    想想都几百岁的人了,却从未纾解过欲望,修士的心果真坚毅如磐石,竟不曾为欲望动摇半点。可当真是大道无情,连人与生俱来的欲望都可以剔除得一干二净。

    “我来吧。”她的声音有微微的笑意,若是平常甚至都不会被人察觉,但眼下这般状况,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聆音两只手都抚上了他的阳物,虽不能看清,但她手下摸着,便觉得大师兄虽生得寻常普通,但这阳物尺寸却格外傲人。还是说这修仙之人天赋异禀?连带着男性之物都添了几分光?与他那张纯良普通的脸完全不符。

    她越想越有些好笑,溢出的温热呼吸都悉数喷在了疏风的阳物上,目不可视物,知觉便更加敏感,他的身体颤了颤,却没说半个字。

    聆音这才低下头,缓缓将他的阳物含入口中,但在梅衍那吃过几次苦头,聆音也不敢太乱来,只是先轻轻含了一下前端,再用舌头舔了一下马眼。

    疏风的呼吸声很轻,一室内吞吐的水声在耳畔清晰,有些淫靡。

    若是梅衍,聆音到还想捉弄一下,但师兄这样的性格,她实在没有捉弄的心思。老老实实的一边慢慢吞吐他的阳物,一遍用手撸动着。疏风平静的呼吸终于稍微有了一点变化,聆音看不见他的神情,故而有些格外好奇。

    这般浅浅的吞吐自然不能令他满足,但师兄到底是师兄,他没有强硬的摁下聆音的后脑勺,而是只按着她的肩膀沉了沉。

    窗外吹来的风有些令人烦闷的微热,又或是她的心有些动摇。分明看不见,却不知为何更容易撩拨她的情绪。他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掌上格外炙热,这一刻她终于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欲望。

    便是心中有道,这一刻却终在欲望前缴械投降。

    “嗯……”他的声音很好听,便是此刻从嗓中溢出的低吟,都让人不禁的会想,这声音的主人该有一副怎样俊美不凡的容貌。

    他摁在聆音肩上的手又重了几分,口中之物逐渐胀大,聆音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但她知道师兄应当是快要到了,便也不肯停下,一开始双方都冷静自持,此刻便都暴露了本性。阳物在嗓中滑动和舌头舔弄的水声,以及疏风越来越沉重的呼吸。

    他倒吸一口冷气,精关打开,灼热的液体溢满了聆音的口腔。他的呼吸又急又粗重,便是稍许缓和后,也仍旧如此。

    聆音将口中的阳精悉数吞下,借着昏暗的光线,她攀上他的肩膀,在他尚未回神时,亲了亲他的唇。

    “音音。”

    原是平日里头寻常的称呼,此刻夹着的低沉紊乱的呼吸,好似夜半无人时情人间的私语。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