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吃竹子 - 分卷(8) 虫族之随遇而安(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安平,你如此为难一个雄虫,安于知道吗?汀远远地就看到安平带着虫堵着江随安,跟过来果然看见他正惹是生非。

    汀一张俊美的脸沉的仿佛能结冰,惹是生非就罢了,还惹一个安家现在都要拉拢交好的虫,若是现在让安平在这把虫得罪死了,转眼安运在这雄虫这里得了不好的待遇,回去必然又要拿我的雌父撒气。

    汀?安平皱了皱眉看着他,有些不解,汀以前可从来不管雄虫之间的事的,怎么突然就管了?随即轻蔑的笑了笑,斜着眼看着汀,说道:凭你也配管我的事?别的虫不知道你这安家雌虫的底细,我还不知道吗?在我面前横什么呢?给本少爷让开!不知死活的贱雌。

    江随安被汀挡在背后,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听见安平这样侮辱汀,有些诧异。这个雌虫好歹也是安于的哥哥吧,安家家主的雌子,安平这样一个安于身边的狗腿子也能对他出言不逊?看来这位雌虫在安家不仅是雄虫弟弟不太喜欢啊。

    汀却对这样的言语侮辱,早已习惯,丝毫不受安平言语的影响,依旧冷冷地看着安平,冷声道:安于知道你在为难这位雄子吗?你敢让他知道吗?

    听着汀的话,安平彻底的沉下了脸,阴狠地看着汀:你以为安于少爷看见我们起冲突,最后受罚的会是谁?

    是吗?那你大可去告状。现在,我只问你走还是不走?汀看着安平,眸色深沉,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散发出威胁的光。

    安平看着汀,知道自己带来的雌虫不是绝不是这位军部上校的对手,平时能欺负他是因为有安于,真要现在要是动起手来,绝对比退走更有失颜面。只能暂且忍气吞声,目光阴狠地从汀的身上移到了江随安。

    这次算你好运,且看下次还有没有这份

    运气吧。我们走!安平最后目光从江随安又扫到了汀:希望下次上校也能有这般强硬,才能不让虫失望。

    说罢,冷哼两声,正准备带着自己带来的虫走,就听见江随安说了一声。

    慢着。谁准你走了?江随安看着自己刚到手的飞行器还没捂热就被安平砸碎了玻璃,感觉一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掉了。

    安平转过头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江随安。汀那个贱雌给他解围了,他竟然还敢来挑衅?

    你是以为汀那个贱雌站在你那边,我就一定拿你没有办法吗?安平怒极反笑,冷笑着说道。

    江随安看着安平,轻嗤一声,慢条斯理地拿出终端,拨号给了安家的家主,把终端设置成了投影模式。

    安平看着江随安的举动,有些不安。但强撑着继续挑衅:我告诉你,你今天打给谁都没有用,你

    安运的脸出现在了投影上,安平的话戛然而止。

    是随安雄子呀,安运有些惊喜的接通了终端:没想到随安雄子会给我终端拨号。

    安家家主,我也是不想的。可是谁知,我刚出院还没两天,就又被安家人找麻烦了呢。江随安有些无奈地摇着头,脸上写

    满了忧愁。

    安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我正在前面使劲示好,想拉拢一位准殿下,又是哪个该死的虫在拖后腿?

    是谁?安运咬牙切齿地问道:我一定给随安雄子一个交代。

    江随安将手中的终端转了转,对准了安平那张僵硬的脸,微笑着说道:其他倒是没什么,就是我刚从雄虫保护协会领的飞行器就不能用了。

    安运看见了平时跟在自己孩子身边的小跟班,又看了看被砸坏的飞行器,咬牙道:飞行器,雄虫保护协会给双a级雄虫配的是价值2700万联邦币的。明天,我就让虫赔一辆价值5000万联邦币的飞行器。而且,我一定好好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雄虫!

    江随安挑了挑眉,略带满意地点了头,再和安运寒暄了两句就挂了终端。

    安平在看见安运时就吓傻了,听到江随安挂了终端,赶忙道了个歉就灰溜溜地跑了。

    终端挂了后,没有过多理会飞快地溜了的安平。江随安的目光就一直落在了汀的身上,看见汀有些不安地皱了皱眉,微笑着打招呼道。

    你好,我是江随安。江随安眼里的笑意星星点点的,看着汀自我介绍道:刚刚多谢你帮我了。

    汀看着江随安,微微愣了愣神。夕阳如火,夕阳的阳光比其他时候要红,阳光打在江随安的侧脸上,勾勒出了清晰的轮廓,使得江随安看上去越发清俊。

    不用谢。没有我,你刚刚也能处理的很好的。是我多管闲事了。汀听着江随安给他道谢,有些不安,微微垂下了眉,从未有雄虫这样客气的待他,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帮上什么忙。

    听着汀简短的回话,江随安眸中笑意更甚,看起来怪可爱的,这样可爱,总让我想逗一逗他。

    算上这次,咱们都见过好几次了吧。你还从未向我自我介绍过呢。江随安看着汀,浅浅地笑着。

    是的。我我叫汀。汀点了点头,脸上出现了一丝不自在,毕竟前几次见面都不是什么好的场景,说道自己名字的时候,汀脸上带了点儿自卑。毕竟除非是孤儿,不然没有姓的雌虫就代表了本身不受雄父的喜爱和自己的雌父都不受宠。若是雌虫也就罢了,汀还是第一次在雄虫面前受到这样尊重的待遇,这让他在江随安面前有些微妙的不自在。

    汀?很好听的名字。江随安看出了汀的不自在,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这次得多谢你,为了答谢你刚刚的出头,不如我请你去吃顿饭吧。

    汀摇了摇头,脸上带了些迟疑的拒绝了:不用谢,而且我刚刚也没有帮上什么忙,你本来就不会有事。

    汀表现出来的直接让江随安有些好笑,刚刚安运都表现得那样明显的拉拢,却还是直接的拒绝了。这样直接的性子,又不大得宠,在豪门显贵里生活,应该比较艰难吧。不然,就不会在急救的床上看到他了。

    你刚刚帮了我是事实。既然帮了我,我就想请你吃饭。江随安看出汀不大想答应,有些坏心眼地想看看汀为难的样子。

    果然,听了江随安的话,汀的脸上带了一点儿为难,抿了抿唇,以前雄虫也有约他的,大部分是看重了他的脸长得还算不错和他军衔能为雄虫带来财富。这些雄虫,只要拒绝了一次就足够他们恼火了,被拒绝后,绝不会再次发出邀请,只会认为这只雌虫不识抬举。

    这汀也不敢得罪江随安,毕竟双a级的未成年雄虫的分量,他已经从他父亲刚刚的态度中明白了。如果这只雄虫向他父亲告状,不仅雌父会受到更严重的虐待,自己也可能被直接嫁掉。到时候雄父可不会再顾及家中没有拿得出手的雌虫了。

    好的。不过和您吃饭,怎么能由您付账呢。在汀收到的雌虫教育里面,除了和雄父出去吃饭外,雌虫都应该付账的。

    江随安听见汀答应了,眉眼含笑。正准备带汀回蓝水大商场吃饭,却听见汀的终端响了。

    叮铃铃

    汀拿起终端看到了军部的名字,抱歉地看了江随安一眼,说道:随安雄子,抱歉,是军部的电话。我必须接。说着,就往旁边去,接通了终端。

    汀上校,请一小时内到军港码头,有紧急任务。终端对面传来冷漠的声音。

    能问一下是什么任务吗?汀抿着唇,有些发愁,看来得失约了。

    紧急任务,请一小时内赶到军港码头。不能提前泄露,请谅解。

    好的。一定在一小时内赶到。

    汀挂了终端,走到江随安面前,低下头,有些踌躇地道:对不起,随安雄子。军部的紧急任务,我必须立刻前去。很抱歉没能赴约,我很抱歉。

    江随安听见汀的话,也有些遗憾。他是对汀有点感兴趣,并不是想为难汀,便也没有多话准备放他走了。

    走之前,汀一咬牙,拿出终端说道:随安雄子,不如加个终端吧。

    第14章

    江随安听见汀的话怔了怔,没想到刚刚还并不想和他一起吃饭的汀现在会主动来加终端。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本就带着的笑意更深了,主动打开了终端,和汀加上了好友。

    既然加上好友了,那我可就等着你任务执行完约我吃饭了。江随安笑意盈盈地看着汀,声音如玉温润。

    汀脸上的隐约的红色加重了些,微微点了点头就步履匆匆地赶往了军港码头,执行秘密任务去了。

    江随安站在原地,看着汀远去的背影,唇角微微勾了勾,真是只有意思的虫。看似卑微却又很镇定,而且也有意气风发的一面,有意思。

    随即就开始用终端在星网上面搜查回家的路线以及方法,不一会儿就在星网上查到,每个繁华地段都有的共享飞行器,江随安看着星网上的介绍有些熟悉,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前世的共享汽车吗?前世兴起一时的共享牌子的东西,没想到在虫星也能看到。

    下载了地图,查看共享飞行器的所在位置,看到就在蓝水大商城的停机坪前不远处的地方。江随安跟着星网上面显示的地图走,找到了共享飞行器群。

    说是飞行器群一点儿也不夸张,成千辆飞行器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按照颜色停放,和谐整齐,井然有序。

    江随安选了就近的白色飞行器,用终端解锁后打开门坐了进去,设置好了具体位置后,飞行器就启动了起来。飞行器慢慢升空,然后开始加速,江随安很快看到了来时看见的景色。

    很快,飞行器就到了雄虫保护协会给江随安分配的房子所在的紫藤小区。高端的小区是不能放陌生飞行器入内的,小区门口的军雌很尽责地拦下了共享飞行器。

    不好意思,这里不能让未登记的飞行器入内。如果您是紫藤小区的访客,请您联系户主为您登记访客信息,如果您是住户,请您在星网上认证飞行器。如果都不是,那就只有请您原路返回了。军雌用能量罩挡住了小区的大门口,客气地对着白色共享飞行器说道,心里却有些疑惑,住在这小区的住户非富即贵,怎么会有访客开着这么廉价的共享飞行器做客呢?

    共享飞行器是必须停放回特定的区域的,江随安设置了飞行器原路返回,支付了双倍的费用,才打开了门,走了下去。

    不必了,我是临时找的飞行器代步,现在我让它原路返回,我自己进入,应该就不需要凭证了吧。江随安微笑着看着军雌。

    不不用了。随安雄子请进,刚刚是我眼拙,没认出飞行器中的是您。您是否需要我为您安排小区的飞行器送您到家?军雌自江随安下了飞行器就认出来了,从江随安选定这一处住宅后,雄虫保护协会就在星网将身份信息录入了紫藤小区的住户名单里,小区里工作的虫也记下了他的样貌,以便服务好住户。

    刚刚以为是雌虫才拦的,没想到是雄虫保护协会刚分配房子的雄子,还从未和这位雄子打交道,不知这位是什么脾气,只希望不要太过追究我刚刚拦下他的举动,军雌有些不安地想着,如果要追究,最轻可能是丢掉这份工作。

    好的,谢谢你了。江随安看着军雌,温声笑道。别看用飞行器很快就能到小区的门口,可若用走的,那可是要走上许久的。

    是,马上去为您准备。请您稍等片刻。军雌应了一声,用终端联系后勤开飞行器来。心里庆幸,这位雄子大人看来是个好脾气的,不仅没有追究,对我说话还那么温柔。

    等着小区的代步飞行器过来的时候,军雌正犹豫着要不要主动和雄虫搭话。如果贸然搭话,惹得雄虫不高兴那可就麻烦了,可若是不搭话,能单独和这样雄虫相处的机会罕见到几乎没有,这次放弃了到了手的好时机,下次可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而且,这只雄虫还是单身,还长得这样好看,如果能有幸嫁给他,那可就是他的第一只雌虫啊!就算以后不得宠了,也不会下场凄惨

    正当军雌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区外又驶来了一辆飞行器,这辆飞行器和刚刚江随安乘坐的廉价共享飞行器可不同,这辆飞行器全身线条流畅,颜色是极其鲜亮的火红色,这是联邦前几年产出的一款飞行器,全虫星也就二十台,能用上的无一不是高门大户的受宠雄虫。

    军雌的终端显示,这辆飞行器是登记过访客信息的,所以并不敢拦。但谁知,这辆飞行器却主动停了下来。

    看见飞行器停下,军雌眼中有些不明所以,江随安眼里也闪过一丝困惑。

    飞行器停稳后,大门打开,一只雄虫从里面走了出来,那虫身高和军雌差不多高,在雄虫里算少见的高大,养尊处优的脸上带着些许高傲之色,这高傲之色在看见江随安的时候却消散了大半。

    东屏?江随安带着笑意的脸上有些惊讶,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东屏走到随安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问道:这应该我问你吧。你不是选了紫藤小区的房子吗?怎么在门口站着?是不是这个雌虫在为难你?说着,眼神冷冷地撇向了旁边的军雌,军雌打了个冷颤。

    没有。是我刚刚坐的共享飞行器回来,正好在小区门口把飞行器设置返回了,正在等小区的飞行器来接我回家。江随安淡淡一笑说道:倒是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是来找你的。既然是这样,你也不必等什么小区飞行器了,你上来,坐我的飞行器回去吧。我正好有事情和你说。东屏听见江随安这样说,把目光收了回来,爽朗一笑说道。

    可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江随安先对着东屏说道,又转过头来对着军雌笑了笑,说道:刚刚多谢你了,我不用飞行器了,麻烦你们白忙活一趟,很抱歉。

    雄子不必,这都是应该的。军雌对着江随安有些紧张的说道,说罢,笑了笑:我叫净。

    净?多谢你了。说完,和东屏一起上了他的飞行器。净就在原地看着飞行器驶远,脑中江随安刚刚淡淡的笑容一直循环。

    上了东屏的飞行器后,发现里面还有一只虫,是东屏的雌侍离。

    宋离在驾驶舱的位置,看见江随安和东屏一起上来了,恭恭敬敬地给江随安打了个招呼,就转过头认真地看着飞行器前的风景了。

    随安,你这出去一趟,怎么回来还坐的飞行器?东屏看着江随安,有些好奇。

    这说来话长啊,江随安的脸上逸出一丝无奈之色:在家呆了两天,我的智能管家机器虫看不下去了,推荐我出来走走。今天就去了蓝水大商场逛逛,本来出去时是开的雄虫保护协会给我配的飞行器,结果今天出去遇见了一个叫安平的雄虫,看见安于和我示好了就过来找我麻烦,把我的飞行器砸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