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吃竹子 - 分卷(10) 虫族之随遇而安(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我现在得罪他了,他会不会给我使绊子,让我进不了英灵会?会不会

    在东坊已经联想到江随安以后会想办法让他滚出帝都的时候,江随安说话了。

    现在,我能直呼你小叔的名字了吗?江随安嘴角含笑,略带戏谑地问道。

    当然可以,您当然有资格和我小叔平辈论交,从今天起,您就是我另一位小叔!东坊态度好得有些谄媚地说道,看着江随安的目光带着仰视。

    即便是江随安也被他这能屈能伸的态度震撼到了,摆了摆手说道:大可不必,我们同岁,你还是叫我名字吧。对了,刚刚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江随安。说着,从餐桌旁站了起来,用纸巾擦了擦嘴,伸出了右手。

    东坊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握住了江随安的右手,说道:我叫东坊,是东屏的小侄子,东家家主的雄子,今年二十岁,在中级学院上八年级,等级是一个a一个b,有希望在成年的时候突破成为双a级雄虫,到时候就有资格加入英灵会了。

    握了握手,江随安就把手抽了回来,东坊还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

    正在这时,520滑着滑轮过来了,用它的机械音说道:随安,时间已经八点了,你昨晚说的,八点就要出门,今天是上学第一天,要早一点到。

    嗯,竟然已经八点了。江随安点了点头,看向了东坊:看来今天不能请你在家吃一顿早饭了,我们是不是得出门了?

    东坊此时略微恢复了一点理智,听了江随安的话,挑了挑眉说道:你要是没吃饱,可以继续吃早饭,现在才八点,这里到学校用不了十分钟,不会迟到的。再说,就算迟到了,难不成还有虫敢责罚我们不成?说着,脸上的骄傲之色又显现了出来。

    江随安好笑地看着东坊,微笑着摇摇头说:我已经吃好了,第一天上学,我想早一点到学校去看看。

    那好吧,听你的。东坊听了江随安的话,没有异议地点了点头:我昨天听小叔说,你的飞行器被不长眼的给弄坏了,我今天开了我自己停机坪里最拉风的一辆,我们走吧。

    说着,东坊就走到了门口的打开了大门,等着江随安一起出来才走到停机坪的地方,殷勤地替江随安打开了后座的大门,看江随安走进去后,自己去了驾驶舱的位置设置好行程后,再回到后座和江随安并排坐着。

    江哥,你是双a级的雄虫啊,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过你的名头啊?未成年的双a级,应该特别吃香才对,应该早就进英灵会了啊,怎么小叔现在才邀请你?东坊一上来就化身成为十万个为什么,问了江随安不少问题

    你这问题这么多,让我先答哪一个好。江随安无奈地摇了摇头。

    问题多,江哥就一个一个的答嘛。东坊却一点不复刚见面时骄傲的样子,笑嘻嘻地对着江随安耍赖道。

    我是双a级的雄虫,只不过因为刚出生时出了意外,昏迷了二十年,直到最近醒来才检测出是双a级。江随安淡淡的说道。

    这样啊,难怪以前没听说过江哥的大名。不过既然江哥你醒了,又能上学了,身体肯定已经好了。过不久,虫星肯定就能响彻江哥的大名。

    东坊看着江随安淡淡的样子,输出了一大堆彩虹屁,然后刚准备转移话题,飞行器就开始慢慢往下落了。

    哎呀,到了,江哥,我们下去吧。东坊有些遗憾没能和江随安多说两句,麻利地下了飞行器。

    江随安下了飞行器,举目一看,学校的大门高高竖起,上面书写着紫荆学院四个大字,高高的建筑是欧式的风格。

    走吧,江哥。东坊跳下了飞行器,看了一眼大门说道:我们的飞行器不能开进学校的,我们先进去,然后可以坐学校的代步车。

    代步车?江随安从来到虫星,听见的代步工具都是飞行器,空间船之类的在天上飞的,突然听见前世最常见的车,一时之间竟没反应过来。

    就是一种在地上跑的,速度挺慢的,时速最高也才两百公里每小时。东坊撇了撇嘴:就这破玩意儿还是雄虫特供的,雌虫都没有。

    说着,带着江随安往学院走去,学院门口左右两侧都站着一排的保安,都是雌虫,看着还都是训练精良的雌虫。

    进了学校大门,东坊边走边解释:这边是幼虫学院,那边是初级学院,我们中级学院在最里面,说是因为咋们最大,开车更安全。

    中级学院里边,又以性别分了校区,雄虫所在的是东校区,东校区的占地面积最大,拥有的资源也最多。雌虫在西校区,亚雌在后校区。这俩校区拥有的资源差不多,和我们没法比。江随安听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雄虫的地位果然在各个方面都显示着。

    江哥,今天你刚来,我得带你去校长办公室报备。你放心啊,中级学院校长是我们东家的虫,很好说话的。

    正说着,走到了停放代步车的地方。是一片停车场,不过车不算多,也就百来辆的样子。

    这里的车是有数的,中级学院共一百七十名雄虫,所以这里只有一百七十辆车。这个代步车可以是学校发的,也可以是自己从家里带。大多都是自己从家里带的,等江哥今天入读了,学院就会发代步车了。诶,江哥这是我的车。

    东坊指着一辆全身火红的,类似前世跑车的车。东坊和东屏不愧是叔侄俩,喜好如出一辙,一个飞行器是火红的,一个代步车是火红的,都是一样的张扬。

    东坊正要上前把车开出来,却见一辆全身银白色的车冲着东坊直面而来,只差一点点就会撞上时,甩了个漂移,惊险地从东坊旁擦肩而过。

    银白色的车窗打开,露出一张娃娃脸,讽笑着说道:这不是我们清高的东坊少爷吗?

    第17章

    东坊看着萧金娃娃脸上的嚣张跋扈,眼里满是怒意,刚想上前,却顾忌江随安在旁,只能强压怒火,冷冷地横了他一眼,就转过身去不理会他。

    咦~萧金纳罕地哼了一声,盯着东坊:怎么?今天终于想开了,知道争不过本少爷,就干脆不和本少爷争了?

    这虫星的富二代雄虫是对自称有什么执念吗,一个小爷,一个本少爷的。江随安在心里暗暗有些好笑。

    东坊却直接将他说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打开了自己火红色的车对江随安说道:江哥,咱们走吧。不用理会这种虫。

    站住,本少爷准你走了吗?萧金见东坊不像平日那样和他杠起来,反而是不理会他准备直接走,本来气定神闲的逗弄东坊的心情霎时间变糟糕了。他见东坊对江随安十分客气,甚至称得上有几分的尊敬,瞬间把注意打到了江随安的身上。

    看着江随安,轻笑了一声:你是和东坊这小蠢货一起的?倒不如你来跟了我吧,谁不知道这帝都四大高门只有我这萧家的少主是稳了的,其他的都还在挣扎着少主之位呢,跟着我混可比跟着东坊混前途来得更好,怎么样,不如考虑考虑呢?

    江随安还没什么反应,东坊却要炸了,白净的脸蛋被怒火充斥着,变成了淡淡的粉,直接就爆发了:萧金,你是不是有病?

    哼,怎么,你这小跟班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以前你可都不在乎的。

    我在不在乎是我的事,你管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江哥别理这个疯子,我们走。东坊有些慌了。说着,也顾不上对江随安的敬畏,拉起了江随安的手腕就要把他往车里摁。

    江随安配合地被摁进了车里,看着东坊也进了旁边的驾驶室的位置准备开车。

    轰~

    时速两百公里每小时的车被东坊开出了时速千里的架势,车一下子冲了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残影。

    车里,东坊已经冷静下来了,脸色从粉恢复成了白皙。抿了抿唇:江哥,不好意思,本来是小叔让我带你适应环境的,没想到先给你带来了麻烦。刚刚那个是萧家的少主萧金,从小跟我不对付,今天是来找我麻烦的。

    没事,江随安摇了摇头,微笑着看着东坊:何况,刚刚他主要是找你麻烦,也并没有对我做什么。

    东坊见江随安没有怪他的意思,心里松了口气,又恢复了精力,叽叽喳喳地对江随安说道:他其实就是比我要早确定少主之位,尾巴都要摇上天了,整天看见我就炫耀这事。烦死了,我也快确定了,到手后他就不能在我面前炫耀了。

    江随安看着东坊恢复精力的样子,笑了笑,带着点疑问:你不是东家家主唯一的雄子吗?还需要确立少主之位?

    江哥你刚醒不知道,其他的家族就罢了,四大高门家族理论上是所有家族里的同辈雄虫都有机会争一争这个少主之位的。即便我是家主的孩子,也不过是起点稍高了一点点而已。在相同条件下会选取我,但是只要资质比我好得多,这个少主之位也落不到我头上来。所以,少主和大少爷不只是称呼不同,代表的地位也不同。

    江随安听着东坊的话,有些若有所思,没想到雄虫间的弱肉强食也这么明显啊。

    东坊撇了撇嘴:刚刚萧金就是仗着他已经成了萧家的少主,而我还没有,才会来撩拨我,如果我已经当上了少主,他也会对我客气很多。不过,我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就缺一个公开仪式了。

    说到这里,东坊挺了挺胸,有些骄傲地盯了江随安一眼,目光中带着期待:江哥,最多一个月,他就不能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

    你这是已经确定了少主之位?江随安看着东坊期待的目光,眼里有些好笑,这眼神倒是很像以前在网络上看到的做了好事求表扬的小猫咪。

    听到江随安发问了,东坊脸上的骄傲之色快要溢出看来似得,眉飞色舞地:当然,我的资质就算不比江哥,但在同辈中也算数一数二的,萧金那家伙那么嚣张跋扈,也不过是和我的资质平级。

    正说着,东坊把车一个漂移停在了一栋高大的建筑前。

    哎呀,江哥,到了。我们下车吧。东坊打开了车门率先下了车。

    江随安下车看着眼前的建筑,灰白色的墙面,建筑很高有点像西方的城堡。

    江哥,这是雄虫老师专用的办公室,一共二十一层,中级学院用的是十五到二十一楼,校长在顶楼。这边是电梯,江哥我们走这边。东坊一边介绍一边往里走。

    一进大门,一楼是一个大大的大厅,地面铺设了纯黑色的大理石,地面和天花板隔了五六米的样子,装修得富丽堂皇,看着十分气派。也许考虑到了一楼会光线不佳,天花板上有着许多的灯,各式各样的灯都散发出了莹白色的光,把大厅照的灯火辉煌。

    这里似乎正有什么事情一样,正有许多的雌虫挤在大厅里,吵吵嚷嚷的。这些雌虫看见大厅外进来了两只雄虫,目光都落在了东坊和江随安的身上,本来人声鼎沸的大厅这时热闹的仿佛要把屋顶掀翻。

    这这这不是东校区的东坊雄子嘛?

    就是东坊雄子大人啊,这位大人不是一向不出东校区吗?怎么在这?

    东坊大人旁边是哪位雄子大人,一直笑着,看起来温柔又好看。

    东坊皱着眉看着吵嚷的大厅,随意拉了一只雌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围了这么多的虫?

    被拉住的雌虫,面容端正,听见东坊的问话,勉强的收住了快要溢出口的喊声,声音还算平稳的回答道:东坊雄子大人,这里是因为后面的中级学院雌虫体能检查室出了故障,所以老师让我们先来办公楼大厅等着仪器搬来检查。

    东坊听了这只雌虫的话,摆了摆手,示意让他走开。转过头来对江随安略带抱怨的说道:江哥,看来是我们来得不巧,这么多雌虫在这,好吵,我们快上去吧。说着,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跟着东坊走到了电梯的位置,这共一排有八九个电梯,东坊选了其中最宽敞的电梯:江哥,这个电梯是雄虫专用的,你以后要是有事来办公楼,记得乘坐这个和旁边那一个,这两个都是雄虫专用的,一般没有虫在。

    电梯正要关上的时候,江随安从电梯门的缝隙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汀,他怎么在这?他不是出秘密任务去了吗?江随安还想再看,电梯门却已经完全关上了。

    东坊见江随安一直盯着电梯门,奇怪的问道:江哥,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江随安随口答道,一直笑着的眸色变得深沉起来。难不成汀是在骗我?

    东坊看着江随安,明明还是笑着的样子,却不知为何,觉得江哥好像心情不好,可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心情不好了。这样想着,就也问了出来:江哥,你心情不好吗?

    江随安把放在电梯门上的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东坊,柔声说道: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心情很好啊。说着,还对着东坊笑了一下。

    东坊却打了个寒颤,明明江哥是笑着的,可是怎么感觉这么可怕呢?.

    叮咚~叮咚

    正在东坊不知道怎么回话的时候,电梯到了顶楼,东坊听见电梯的铃声,赶忙转移话题,对江随安说:江哥,到了,我们先去见校长吧。

    电梯门打开,露出外面的场景,二十一楼出去是一天走廊,并不是像一楼那样是大厅,穿过长长的走廊,东坊停在了一扇门前,门上写着校长办公室。

    咚咚咚,咚咚咚

    东坊敲了两下门,也没等里面的回应,就推门而入。

    里叔叔,我来了。喊了一声,东坊就往里面走去。

    江随安跟在后面,办公室极大,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办公桌,办公桌前坐着一位看着四十来岁的中年雄虫。

    没规矩,我还没让进呢。东里摇了摇头,半是无奈半是纵容的说了东坊一句。

    我这不是急着见你嘛。东坊笑嘻嘻地岔开话题:里叔叔,我小叔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位就是江随安雄子,要进我们学院上学的。

    说罢,转过身对江随安介绍道:江哥,这是中级学院的校长。也是我的族叔,东里。

    东里不准痕迹地打量了一下江随安,在会惹人反感前把目光收了回去,主动伸出了右手,对江随安笑着说道:你好,真是久仰大名了,东屏可是在我面前提过多次你的名字了,江随安雄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