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吃竹子 - 分卷(13) 虫族之随遇而安(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汀把消息发出去后,就后悔了。随安雄子,他不会觉得我是只孟浪的雌虫吧。在好几钟后,还没收到回复。

    随安雄子不过说了声客气话,我怎么还当真了呢。哪有雄子会和忤逆雄父的虫有来往。而且,昨天还能说是随安雄子感激我出面。那在我拒绝而且被拆穿说谎后,他又怎么会愿意

    叮咚~终端来消息的提示音想起,汀赶忙把手中的终端打开查看消息。

    【随安雄子:好,放学后等你】

    江随安在寝室里小憩了一会,快要上课的时候,才被东坊叫醒,来了教室。

    江哥,我们下午就上俩小时的课,上完课要不要去玩?东坊戳了戳旁边的江随安,小声问道。

    不要,江随安摇了摇头,脸上挂着笑意:我今天晚上有约了,就不去了。

    有约了?东坊有些遗憾,本来想带江哥去见见世面呢:那好吧,既然你有约了,那我就约你明天放学后?明天你有空吧。

    明天有,那就明天吧。

    那可就说定了,你明天可不能放我鸽子啊。东坊听江随安应了,脸上挂上了欣喜的笑。

    正在这时,萧金却走了过来,娃娃脸上仍旧是平时的嚣张,伸手在东坊的桌子上敲了敲:东坊,我今天有点事找你,放学后我去你家吧。不要,东坊皱着眉看着萧金,警惕地问道:去我家干嘛?你又想告我的黑状?我才不要,你有什么事现在就说,别去我家。

    看见东坊精致的脸上满是警惕的表情,萧金的娃娃脸上嚣张的表情淡了一些,眼神中极快的略过一丝受伤。

    江随安并没有错过东坊和萧金脸上的表情变化,心里对这两只好像一直在杠上的雄虫的关系打上了问号。

    你放心,我又不是小时候了,不会随便告状的。而且,你最近没有做什么会被告状的事情吧。难不成,你怕我?萧金脸上的表情收敛的极快,几句话间,脸上的表情又变成了嚣张,带着几分激将地对东坊说道。

    谁怕你了,你要去就去好了。东坊听见萧金的激将,眉毛扬得高高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气急。

    既如此,那我放学就在校门口等你。东家的小少爷,肯定是不会赖账的吧。

    小爷我从小到大,说出的事情没有不兑现了,哪像某些虫,说出的话,从来不当回事。说着,东坊把目光直直的盯着萧金,生怕某些虫不知道说的是自己。

    萧金听了东坊的话,丝毫不以为意,面色不变。江随安却在心里摇了摇头,难怪被吃得死死的。

    两个小时在平时的江随安看来,并不算很多的时间,但在今天下午,却过得格外漫长。

    叮铃铃,叮铃铃

    雄虫的放学钟声敲响了,原本还算安分的雄虫们仿佛在瞬间被按下了开关键一样,马上活跃了起来,教室里吵吵嚷嚷的。

    江哥,你跟虫约好了,他是来学校接你,还是在家等你呀?要不要我把你送回家?或是送到校门口?东坊从桌子上站起来,凑到江随安旁边问道。

    不用,他在学校接我。江随安摇了摇头,声音轻柔的拒绝了东坊的好意。

    好吧,那我走了。东坊撇了撇嘴,对着江随安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走向了在门口等着他的萧金。

    走吧,马屁虫。就知道拍我雄父的马屁。东坊一边走向萧金,一边奚落他。

    现在教室里基本没有虫了,萧金娃娃脸上的嚣张跋扈也不见了,便是东坊奚落他,他神色仍是很平静,等着东坊过来一起走出教室。

    教室里的雄虫都走光了,江随安拿出终端给汀发消息。

    【随安雄子:我放学了,你给雌虫测试体能,测试完了吗?】

    汀在远处看着中级学院的雄虫渐渐走出去,身边放着学院配给军部来测试的虫的代步车,看到雄虫都快走完了也没看见自己等的那只雄虫,正犹豫着要不要用终端问一问,就先收到了江随安的消息。

    【汀:我在雄虫教学楼外面,随安雄子你在哪?】

    【随安雄子:你等等我,我马上下来。】

    看到汀的回复后,江随安站起了身子,往教学楼外走去,在下楼后,看到了站在远处的汀。

    我们走吧。走近后,江随安看着汀,微微笑着说道。

    是,随安雄子。我这是学院暂时配给军部工作人员使用的代步车,委屈您了。汀给江随安打开车门,惭愧的说道。

    这有什么。江随安并不觉得委屈,但看着汀冷峻的脸上的愧疚,犹豫了一下,转移话题:你今天准备带我去吃什么?

    星网最出名的是蓝水大商城的水榭花都,但雄子估计昨天已经去过了。今天我们不如去华家餐厅,那是仅次于水榭花都的餐厅。

    华家餐厅?江随安听着有点耳熟,随即想起东坊说过的四大高门:是不是四大高门的华家?

    是的。代步车已经到了停机坪,汀请江随安下车,改成坐飞行器。

    上了飞行器后,汀继续道:华家在出现一位s级殿下前,最著名的是他们祖传的食谱。那上面记载了很多古地球的菜系,在这之前,他们的连锁餐厅开遍了虫星。

    古地球?什么古地球?我怎么没听过?江随安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听到有关地球的内容,闻言声音有些急躁地问,第一次在汀面前失了风度。

    古地球是所有智慧生物的发源地,汀看着江随安急躁的样子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问,只解答江随安刚刚提出的疑问:现在宇宙中存在的智慧生物,归根究底发源地都是古地球,所有的种族在古地球都能找到一点儿先祖的痕迹。

    随安雄子你不知道,应该是醒来的时间太短。

    江随安在汀的解释中平复了自己刚刚的急躁,恢复了满脸的笑意,继续问道:那古地球在哪呢?

    消失了,古地球早在十万年前就消失了,我们现在听到的古地球是智慧生物的起源的,是十万年前就有的结论。根据各族留下的文献资料,发现各族都来自一个地方。

    第22章

    那江随安还没组织好语言提出自己的问题,就感觉到飞行器在慢慢往下落了。

    果然,飞行器很快就停稳了,汀解开安全带,抿了抿唇,对江随安说了一声:到了。江随安把临到嘴边的问话又咽了回去,算了还是等回家用星网先查查看吧,查不到再试着问问。

    江随安从飞行器上下来,跟着汀走出了停机坪,往华家大商城的华家餐厅走去。

    华家大商城和蓝水大商城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如果说蓝水大商城是主打的大海风格,那华家大商城主打的就是华丽风,丝毫没有愧对他们的姓氏。

    华家餐厅里,比之外面的商城的华丽风更上了一层楼,用雕栏玉砌来形容丝毫不为过,餐厅各处放着价值不菲的装饰品,四处的墙壁上,雕刻着许多精美的浮雕,每一处都在诉说着这里的豪华。

    欢迎,请问是几位客?在门口接待的亚雌侍应生对着江随安和汀鞠躬,恭敬地问道。心里却有些惊讶,这两位都生的好俊。

    你好,两位。麻烦你安排一个包间,谢谢。汀对着亚雌一点头,声音冷淡礼貌的说道。

    是,您二位请跟我来。亚雌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在前面带起路来。

    亚雌侍应生把江随安和汀带到一个包间,介绍道:我们餐厅每个包间都是有自己的主题的,刚刚您并未吩咐指定某一包间,所以我就带您来了我们餐厅最著名的的包间钟鼓馔玉。说着快速上前两步,和守在包间的侍应生一起拉开了两张桌子。

    待江随安和汀入座之后,亚雌侍应生鞠了一躬就退了出去,服务的虫换成了守在包间门口的侍应生。

    请问您要点些什么?侍应生用手拿着一本纸质的菜单,恭敬地递到江随安的面前,江随安却微笑着把菜单一推,推到了汀的面前:你点吧,我对这里不大熟悉,你来点一点你在他们家吃过评价还不错的,再加两个招牌菜吧。

    嗯。汀翻开面前的菜单,认真的看起来,时不时还询问江随安爱不爱吃,最后确定了才把菜单还给侍应生,并道了声谢。

    好的,侍应生应了一声,拿出终端把菜品发给厨房,再恭敬地对着江随安行了一礼:我在包间门外守候,如果有需要,两位可以按桌子上的按钮,我就会马上进来。

    好的。江随安冲着侍应生点点头,等侍应生走出包间后,把目光放回到了汀的身上。

    汀在侍应生告辞的时候就有些紧张,刚刚在飞行器上,但毕竟没在同一排,看不到随按雄子的脸就还罢了,可现在

    在侍应生退出包间,包间内只有他们两虫时,冷峻的脸上的紧张之色更是直接被江随安看了出来。

    江随安看着汀脸上不自觉露出的紧张之色,心里有些好笑。不管是初遇时安于刁难,还是后面看到安平的羞辱,都没看到半分的紧张之色,不过是和我独处,就这样紧张吗,身体都肉眼可见的紧绷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汀,让江随安心里的恶劣就快要抑制不住了,总想逗弄汀。但最终,还是勉强抑制住了,毕竟这人不过刚开始,后面的时间长着呢,不要在这时候就把虫给吓到了。

    你今天在终端上说的,昨天被你雄父叫回去的事情能详细和我说说吗?江随安看着汀紧张的无以复加的样子,好笑中又有一丝不忍,率先打破了安静。

    当然可以,汀本来有些紧张,但在江随安提出问题后,慢慢平静下来:昨天,安平不知死活得罪了雄子,在雄子给安家家住拨出通讯后,吓破了胆子。

    说到这,汀眼里闪过一丝冷色,但很快掩去,继续用他冷淡的声音说道:家主怕我在雄子面前乱说话,也怕他打通讯我不接,就利用了在军部位高权重的安家其他雌虫,给我下达了假命令。

    这样啊,江随安的眼里有了一丝了然之色,看来是安家家主怕安平得罪我后,汀又得罪吧,也不排除怕汀和我搭上线后更不听话的可能性。

    既如此,那你为什么昨天后面不和我说?江随安大致明白了汀在安家的地位,无意再去揭他的伤疤,即便他可能并不在意,遂转移了话题故意在脸上路露出了委屈到表情。

    这汀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江随安脸上委屈的表情,从来雄虫在雌虫面前表现的都是强硬,即便受了委屈,想得也是如何折磨雌虫出气,几乎看不到雄虫在雌虫面前露出委屈的表情,因为受委屈的从来不会是雄虫。

    我我并不是不在乎,汀艰难的组织语言向江随安磕磕绊绊的解释道: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而且我以为,你不会在乎的。说完,偷偷瞟了江随安一眼,似在观察他是否在生气。

    汀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江随安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看过他在朋友同事面前意气风发的样子,再看他此时的样子,江随安总觉得心口有点闷。

    谁说我不会在意的,江随安刻意板起脸,不管怎样说,你都是骗了我,我觉得你需要给我补偿。

    汀看着江随安板起了脸,心里暗暗有些失落,但听见江随安的话,还是认真开口道:那是自然,请随安雄子说只要我能办到,必然义不容辞。

    看见汀认真的样子,江随安唇角微微向上扬起,勾出了一个笑,眼神中带上了几分戏谑,声音带着笑意说得: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我要求你给的补偿就是,说到这里,江随安刻意顿了顿,看到汀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才慢慢悠悠开口:我要你以后叫我的名字,以后就叫我随安,不许再叫我雄子。

    看到汀听完后,瞪大了双眼,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冷玉一般的脸上染上了血色,脱口而出:这不合规矩啊。这怎么能直呼他的名字,雄虫的名字可是只有雌父和雌君才能直呼的,就算是雌君也很少有直呼雄子名字的呀,我怎么可以直呼江随安雄子的名字

    听到汀的拒绝,在看到汀听到他说的话之后,表现的这样激动,有些奇怪,虫星应该没有不能直呼名字的规矩吧,毕竟当初东屏就是先提出让我直呼他的名字的啊。

    想到这,江随安就看着汀,脸上流露出了几分委屈之色:明明刚刚是你自己说的,能办到的决不推辞,我可并没有为难你要你上刀山下油锅,不过是让你动动嘴的事,你竟还不愿意。

    这汀看着江随安有些词穷,随安雄子这是什么意思,他知道让雌虫直呼他名字的含义吗?他应该知道吧,可要是不知道,我又怎么能占他的便宜呢。可是随安雄子都这样说了,好像的确也没为难我,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罢了。我,要不我还是叫吧。

    随随安。话一出口,本就红润的脸颊又添上了几分血色,汀的脸仿佛要烧起来似的,红的比天边的晚霞更甚。

    诶。江随安笑眯眯的应了,看着汀红润的面色,不知为何心情好的不行,正准备再调侃两句,就听见包间的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咚咚咚!

    敲了两下,门就被推开了,一群虫端着菜盘子鱼贯而入,领头的是那位守在包房门口的侍应生。

    侍应生走到江随安面前,行了一个了,说道:这位雄子,我们的菜已经好了,请问是否现在上菜?

    江随安看了看他们端着的菜盘子,点了点头,淡淡的笑着:上吧。

    侍应生指挥着服务员把菜都美观的摆在了餐桌上后,示意服务员退出去,请示道:您是否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你下去吧。江随安却没看他,目光仍对着汀。看着汀在服务生进来上菜后,面色渐渐平静下来,红润的脸也恢复了往日的玉白。

    侍应生看着江随安专注的看着汀的目光,而汀却专注的看着桌子上摆放的菜,心里既嫉妒,又觉得这雌虫不知好歹,若换成我,这时候看什么菜呀,抓紧时间看雄虫才是正经事。心里这般想着,却也只能退出去。

    汀并不知道侍应生的想法,如果知道可能会觉得有些冤枉。他哪里是不知道这样不礼貌,又哪里不知道江随安在看他,这不是实在承受不住四目相对的尴尬才低头假装认真看着桌子上的菜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