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吃竹子 - 分卷(47) 虫族之随遇而安(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汀看着江随安坚决的样子,有些无奈,想着还是顺了雄主的意思吧,毕竟成年期的雄虫,想要什么都得满足。而且,这样的游戏,在其他的雄虫家里应该是司空见惯的,自己两年来才被要求这一次,还是应该好好配合雄主的。

    汀走到床上,顺从的躺了上去,想了想,躺成了四肢大敞的样子。这样是最好绑的。

    江随安见汀躺到床上去了,轻轻的哼了一声,走到床前,打开了东屏在自己和汀领证时送来的口袋,从里面拿出了红色的绳子。

    拿着红色的绳子,江随安想了想,先是用绳子把汀的手压在了汀的头顶上捆在了一起,红色的绳子绑着白皙的手腕看上去竟然意外的好看。

    捆好了,江随安看着没有点点反抗意思的汀,唇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对着汀说道:你为什么不能一直像今天这样乖巧呢?为什么要惹我不开心呢?

    你明明知道我只喜欢你,我也承诺过以后会娶你做雌君。可你为什么就能这样狠心的把我介绍给其他的雌虫?你难道就一点嫉妒都没有么?你难道就这么想要那个贤惠大方的美名么?你就这么想和别的虫一起分享我?

    江随安看着汀,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的落了下来。眼睛里的难过仿佛要溢出来一样,悲伤的看着汀。

    这些事情若是平日里的江随安,就算想和汀谈谈,也不会这样。可成年期,会把情绪放大无数倍。原本可以忍受的情绪,在现在却变得不能忍受了。

    听着江随安的质问,汀张了张嘴,没有话能说出来。看着江随安难过的样子,汀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不信任雄主了,雄主明明对自己这么好。

    可是,天下的雄虫不都是这样么,雌父的经历,面馆叔叔的经历

    但雄主好像是不一样的,他真的好像和虫星里所有的雄虫都不一样,他没有其他雄虫的娇贵和蛮不讲理,他对我承诺了一雌一雄,他

    汀看着江随安,心里不断的反思着自己,江随安却突然捂着头,倒在了床上。

    雄主?汀睁大了眼睛,看着江随安的目光里满是担忧。

    我我的头好疼啊,江随安捂着头倒在床上,声音模糊不清的说道:怎么会这么疼,我从来没有这样疼过,好疼啊。

    雄主!汀直起身努力靠近江随安,还好刚刚雄主只是绑了手腕,没有把自己固定在床上,不然现在自己连靠近雄主都做不到。

    雄主,你现在是到了成年期关键的时刻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说好了回家会多写一点,我今天写了五千呢

    第73章

    江随安现在根本听不到汀所说的话了,捂着脑袋在床上,嘴里逸出几声痛苦的□□。

    汀努力的想要把手上绑着的绳子弄开,但无奈这样的绳子是为了军雌特制的,力道用的越大,越发的挣脱不开,还让绳子捆得更紧了些。

    江随安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无数根的钢针扎进了脑海中,在脑子里不停地搅动刺穿,脑子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这是每只雄虫都会承受的吗,雄虫都能忍受的,自己这只半路出家的雄虫为何不能?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一定好好好的珍惜。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慢慢的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巨树。江随安感觉自己以前能达到的极限精神力的那个屏障的程度似乎变了,以前的屏障就像是一堵墙,穿过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现在的屏障就像一张纸,如果能捅破那张纸感觉没触碰到更宽更广阔的领悟了。

    江随安皱着眉,用自己的精神力往那一张纸上用力的撞过去,极力捅破这一张纸。

    终于,江随安的精神力捅破了这一道屏障,达到了更宽广的地方。

    自己应该是成功突破成了双s级的雄虫吧,江随安疼得迷迷糊糊的想着。

    汀看着雄主难受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雄主这样的痛苦,可从未听闻雄虫成年期会痛苦成这个样子啊。

    汀努力的把脑袋往江随安的身上够,用脸颊轻轻地贴上了江随安的脸颊,轻声细语的柔声道:雄主,我家的雄主是虫星里最特别,最强大的虫,必然能安全的度过成年期,成为虫星里最为尊贵的殿下。

    捅破这一道屏障的江随安脑子里的疼痛加剧了,汀贴上来的那一刻不知为何脑子里多了一点清凉的感觉,仿佛夏日的甘霖,又仿佛沙漠中的绿洲。无意识的伸出了手,紧紧的把汀拉到自己的旁边,翻身上去,整个身子压在了汀的身上。

    雄主?汀有些愣怔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雄主,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在论坛上面看见过的,有一些成年期反应极为强烈的雄虫,有可能会被自己的雌虫所吸引,选择用大家都喜闻乐见的方式来纾解这样的痛苦。

    雄主的这个表现,难不成......

    汀脑海中的想法还没完,就被江随安接下来的动作证实了。江随安开始急急忙忙的扯着汀身上的家居服,这样急躁的雄主是汀从未见过的。雄主从前似乎一直是不紧不慢的,在任何方面都显得那般的从容。可是现在......

    江随安现在已经没有了理智,所作所为全凭直觉,对待汀也没有往日的温柔,这样少见的粗鲁让汀竟然一时之间有些吃不消。

    可能是因为刚刚的事,江随安恢复了些许的理智。脑中的疼痛减少了不少,虽然还是疼的,但好歹可以忍受了,不至于疼得失去理智。

    江随安有些艰难的直起身,把绑在汀手腕上的红绳解开了。

    雄主现在如何了?汀手腕被解开后,急急忙忙的看向江随安,问道:现在还是难受么,我们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江随安摆了摆手,脸色苍白的说道:已经好多了,现在暂时还能忍受。而且,成年期经历的痛苦,医院也是无可奈何的,去了也没有用。

    你现在还是去浴室清理一下吧,江随安看了看汀现在狼狈的样子,说道:刚刚我太过粗暴了,没有弄疼你吧。

    没......没有。汀脸色开始慢慢泛红,尴尬的回道:我可以等会再去清理的,雄主现在我实在不放心。

    我现在已经好多了,江随安笑了笑说道:刚刚发泄完,我就好多了。现在虽然还是有些头疼,但不是不能忍受的。而且,如果难受,我肯定会大声叫你的,你在浴室肯定能听见的。

    那行,汀说着站起身走向浴室说道:那我清理的快一点,雄主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记得喊我。

    好的。江随安目送着汀走进浴室,才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枕头里。天呐,我这两天都干了些什么啊啊啊!!!

    想起自己这几天的蛮不讲理,没理由的吃所有虫的醋,这些自己自三岁后就不会做的事情,江随安就想哀嚎。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这成年期的影响也太过了吧,为啥会这样啊,当时东屏和自己说的时候明明说的只是轻微影响,可自己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轻微影响啊,想想这几天汀的表现,江随安觉得自己可以找个缝隙钻进去了。

    江随安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见浴室传来了一声声响,是汀出来了。

    汀十分不放心现在的雄主自己一只虫在外面,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完身体后,围上浴巾就出了浴室。

    出了浴室,汀就看到了埋在枕头上面的江随安。

    汀皱着眉,有点担心雄主是不舒服。大步走上前,问道:雄主你这是怎么了,是不舒服么?

    没有,江随安直起身子,看向汀,努力把自己的尴尬隐藏起来,说道:这么快就洗完了?

    嗯,汀走到床边,看着江随安时脸色微微有点泛红,额头上也出了几滴汗水,担心的问道:雄主,怎么脸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吧。不,不对,现在不能去医院,成年期最好不要见太多别的虫。

    我没事的,江随安摇了摇头,盯着汀转移话题说道:你饿了吗,这折腾了一天已经晚上了。

    汀怔了怔,自己其实并不太饿的,但自己抗饿并不代表雄主也抗饿啊,而且雄主正在成年期,最好每一顿饭都不要缺,每一顿饭都多吃些才好。

    既然已经到了晚上了,那我们就下去吃饭吧,汀看着江随安笑了笑说道:我曾经在护叔叔的面馆做过帮工,也学了一两点的手艺,不如我去给雄主下面吃?

    下面啊,江随安看着汀,见汀没有要提自己这几天的尴尬场景的意思,也渐渐淡定了,从容地说道:好啊,那就吃面吧。

    说完,江随安就站起身子,和汀一起走到了楼下。

    因为江随安这两天毫无理由的吃飞醋,所以汀就把520设置成了需要唤醒的模式,和以前的自由模式不太一样。比如夜间下楼,520不会马上起来问有什么需要,而是静静的待在了充电的地方。

    汀打开了客厅灯大灯,对江随安说道:雄主在这等一会儿吧,面条很快的,十来分钟我就做好了。

    十来分钟就能做好?江随安看着汀,笑了笑说道:我进来给你打下手吧,

    不用了雄主,汀边走向厨房边说道:我自己很快的,雄主等一下就能吃了。

    我还是来帮个忙吧,江随安跟着汀进了厨房,到处打量了一下,说道:我虽然说做的菜不好吃,但我的刀工还是很不错的,勉强能帮你切个菜什么的。

    汀见雄主坚持,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自己已经说服了自己,以后要根雄主的吩咐来,不要再强行把虫星的那一套加在雄主身上,既然雄主想进厨房,那就进吧。

    进了厨房后,汀拿出挂面和面粉,有些犹豫的说道:雄主是想吃现在和面的,还是直接吃超市的挂面?

    有什么区别吗?江随安看着汀手里的两样东西,不太明白这两样的区别。

    现和面的,是要好吃一些的,如果雄主现在还不太饿,不如试试我现做的面条?现做的好吃些,雄主应该能吃下更多。

    好啊,江随安笑道:那我可得好好试试你做的面条有没有护叔叔那家面馆的好吃了。

    汀听了江随安的话,把超市买来的挂面放了回去。拿出一个金属制品的容器,加面粉,加水开始和面。

    虽说是进来帮忙,但实际江随安进来后,根本没有能用得上的地方,只能在汀的身后看着汀和面。

    看着汀麻利的和好了面团,把面团放到一边开始准备其他的配菜。

    看到汀开始洗菜,江随安才反应过来,上前拿走汀手中的菜,笑着说道:我说了是进来帮忙的,怎么一点都没有把我的存在当一回事啊。

    雄主,汀无奈的说道:现在我这里还忙得来,等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再叫你就是了。

    这是忙得过来忙不过来的事情么,江随安用身体轻轻地把汀挤出水池边,打卡水龙头笑着说道:这明明就是你不理我的事。你放宽心吧,洗菜这样的小事我应该还是能应付的。

    汀就看着自己空空的手,也不和江随安争,倚靠在水池边就看着自家雄主慢慢悠悠的洗菜。

    洗完菜,江随安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指着洗干净的菜对汀笑了笑说道:怎么样,这样的小事我还是能干好的对吧。

    是,汀拿着两张纸仔仔细细的把江随安的手慢慢的拭擦干净,说道:雄主真厉害,能把菜洗得这样的干净,虫星很多雄虫都不能做到呢。

    你这夸奖也太过于敷衍了吧,江随安用干净的手轻轻挑起汀的下巴,慢慢凑近,看着汀红润起来的脸,笑了笑说道:不过既然你这样夸我了,那我就勉强收下这个夸奖吧,我要奖励。说着,不再前进,只用眼神示意着汀。

    汀红着脸看着雄主慢慢的凑近,却看见雄主凑近了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看到雄主的眼神后才明白过来,慢慢的凑上前。

    一吻之后,江随安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汀,看着汀红红的脸蛋,有些心猿意马。

    汀却微微退后,往面团放着的地方走过去,声音带着尴尬的说道:雄主,面醒好了,我要开始拉面条了。

    江随安淡笑着看着汀颇有些落荒而逃意味背影,唇角的笑意渐渐加深。

    面条很快就下锅了,煮的很快。一会儿,汀就把面条捞了起来。

    刚捞起来的面条,浇上汀刚做好的臊子,看上去十分的有食欲。

    汀做了两大碗的面条,做好后和江随安一虫一碗端到了餐桌上。

    江随安看了看色香味俱全的面条,轻轻的闻了闻,笑意满满的对汀说道:你这面条做得真好看,看起来倒是比护叔叔做得还要好看些呢。

    汀正拿着筷子搅拌面条,听了江随安的话,抿着唇笑了笑说道:雄主快点尝尝吧,面条一定要趁热吃才好,等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好。江随安拿起筷子把面条搅拌开了,往嘴里送了一口,说道:果然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些,雄主的成年期还没完全过去。还是应该要多补补,营养补充的充分才能顺顺当当的过完成年期。

    好啦,我会多吃些的。成年期我记得应该是七天,咱们已经过了两天了,只剩下五天的样子了,很快的。江随安吃着面条说道。

    嗯。汀低低的应了一声,专心吃碗里的面条。

    吃完面条后,把520唤醒收拾卫生,江随安则带着汀一起上楼休息。

    成年期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总共就七天的时间。

    汀坐上飞行器心里想着的还是前几天的雄主。成年期的前两天,雄主受到的影响很大,几乎像变了一只虫似的,但从那晚上头疼后,雄主就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虽然也被成年期影响,但影响并不大。现在雄主的成年期已经顺顺利利的度过了,雄主也到了双s级,正式成为了虫星第五位殿下。以后再也不用在前面加个准字了。

    来到军部后,汀首先去了萧立少将的办公室销假,再把自己这几天缺席的工作带回了自己办公室开始处理。

    汀手上的公事刚处理了一个开头,就听到了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的声音。

    咚咚咚

    声音并不急切,频率也不太好,听到这个敲门声,汀就已经猜到是谁了。

    进来吧。汀没有从公文前抬头,只是慢慢的说了一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