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吃竹子 - 分卷(52) 虫族之随遇而安(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和东屏的办公室办公室所在的位置不同,江随安在成年之前,英灵会就给他配备了双s级雄虫才能有的办公楼,所属江随安管辖事务都在这所办公楼里。

    虽说英灵会提前给予了双s级雄虫的待遇,但没成年,没升到双s级,底下虫心里始终不够安定,特别是和江随安未成年时资质等级相同的心里有味不是滋味。

    尤其在一个月前江随安过了生日以后,成年期还没有要来的样子,底下的很多双a级雄虫都对他的待遇指指点点。这几天江随安没来英灵会,这里面不知道传了多少种流言了。直到昨天江随安去了雄虫保护协会更改登记信息的消息传回来,这所办公楼里的虫才挺起了胸膛,自家的老大也是殿下了,终于不是准殿下了。

    进入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江随安拿起办公桌上的上的文件开始处理自己旷工这几天的紧急事务。处理了没多久,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江随安喊了一声进来,门被打开了一个缝隙,一个脑袋从门那里钻了出来。

    嘿嘿,头儿,你成年期完了啊。那一颗脑袋有一点点的清秀,白皙的皮肤,秀气的五官,就虫星的审美而言,这样的长相是比较像亚雌的。

    你这是在干什么,江随安有些好笑的看着他的这个姿势:怎么不进来?

    哎呀,还不是听说你这两天是你的成年期,成年期的雄虫那么暴躁,我先来试探试探,要是见势不好可以溜嘛。柳毕嘻嘻笑着推开门走了进来:不过看头儿你这样子,很明显的已经恢复过来了。

    嗯已经恢复了。江随安把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了桌子上问道:你现在来是有什么事吗?怎么知道我这段时间可能暴躁还凑上来?

    我这还不是知道,以头儿你的脾气来看,暴躁也不太可能对我们发火,我才来的嘛。这英灵会里谁不知道只有我们的头儿随安殿下的脾气是最好的。柳毕脸上挂着狗腿的笑,走到江随安的后面开始给江随安捏肩膀。

    江随安扬了扬眉,看着柳毕的这一系列的动作和拍马屁的话,简直全程写了四个大字,不怀好意。

    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江随安轻轻笑着说道:你要现在不想说,那你今天都别说了。

    别啊头儿,柳毕捏着江随安肩膀的手微微多用了点儿力道,反应过来后马上松开来,苦着脸说道:我这是真的有事啊呜呜呜,我要这事摆不平,那我可能就不能在英灵会待下去了。

    什么事,你先说说。江随安不为所动,毕竟柳毕最喜欢夸张了,小小的事情都会说得很大。

    是这样的头儿,我这不是昨休息嘛,柳毕放来了江随安的肩膀,绕过办公桌走到了江随安的对面坐下,可怜兮兮的说道:然后我就去了蓝水大商城的那个很有名的餐厅去吃饭,我在哪儿就和一只雄虫杠上了,那只雄虫脾气特别不好,我明明只是想和他讲道理,结果他就骂我。

    他骂了我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他骂了我最英明神武的头儿,这我哪能忍,直接热血上头就和他杠上了,结果......

    说到这柳毕停顿了,神色更加的可怜。江随安看着他的这个样子,把他的话接了下去:结果发现对方的身份你惹不起?

    是啊是啊,柳毕猛点头,眼睛里仿佛都要出现星星眼:头儿你怎么这么明察,这么英明神武?

    那你惹到的到底是谁?说说吧。江随安不以为意的接着看报告,果然不是什么大事啊。

    呃......其实头儿你应该也认识。柳毕扭扭捏捏的说道。

    到底是谁?

    是东家的少主,东允殿下的孙子,东坊。

    是东坊?江随安有些惊讶,但是仔细想想能让英灵会双a级雄虫说惹不起的,整个虫星都找不出几个,既是东家的少主,又有个殿下爷爷的东坊能算上一个。

    是啊头儿,柳毕偷偷瞄了一眼江随安的表情,确定江随安表情并没有很难看,才接着往下说道:我这不是看见你和东家的东屏很熟的样子,应该也认识东家的少主,这才来找你的。

    我的确认识东坊,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起冲突的,如果单单是你的错,那这件事我不会管的。江随安抬起头看着柳毕,如果是别的虫要欺负自己的属下,那自然是要管,要出头的,可如果是自己去闹事的,那就算了。

    我真真是冤枉啊,头儿你见我什么时候是爱惹事的虫了。柳毕维持着可怜兮兮的表情将那天的事一五一十的道来。

    也就是说,当时你虽然有错,但还是因为东坊的态度太过于咄咄逼人,你们才闹成这样的。江随安的表情有些若有所思,如果柳毕没有撒谎,那东坊的状态听起来和自己前几天的状态差不多啊,东坊这是也到了成年期?可也没有听说啊,那可能是成年期的预兆吧。

    是啊,我这不是热血褪去后,才知道后悔嘛。反正我们起冲突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赶紧来找头儿你,看能不能调节一下。

    这事我会帮你问的,我尽量。江随安看着柳毕说道:这次虽然答应你了,但你自己还是应该记住教训,不要随便就在外面惹事。你刚刚说的那事,起因还是你自己。

    我知道了头儿,我一定不惹事了。柳毕听见江随安把这事儿应下来了,脸瞬间笑开了花。

    那你走吧,我这还忙着呢。江随安继续埋头看着工作,示意柳毕可以跪安了。

    柳毕耍了几句宝,见江随安没有搭理才没趣的走了。

    江随安认真的把前几天堆积的事情做完后,拿起终端看了看,已经是十一点了,正是吃饭的时间。

    想起刚刚答应了柳毕的帮他调解这件事,江随安起身准备直接去找东坊,正好可以请他吃个饭说这件事。

    拿起终端给东坊拨了个通讯,却一直没有被接通。江随安拿着终端想了想,拨给了东屏,东屏接的很快。

    喂,随安啊,什么事儿啊?

    哦,我有事要找东坊,给他拨通讯没有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

    哦你找东坊啊,他不是前俩月成年了嘛,闹着要独立,搬出了东家的主宅,这个时间点,可能是在家睡觉呢吧,他这几天睡懒觉可凶了。

    这样啊,江随安想了想问道:那他地址在哪?我去找他吧。

    行,那我把地址发给你,顺利在星网上帮你登记了,你等会好直接就能进去。我这还有事,先挂了啊。

    嗯,拜拜。江随安拿着终端看着东屏发过来的地址,坐着车到英灵会大门口上了自己的飞行器,设置好了地方。

    想起东屏说的东坊可能还在睡觉,那应该没有吃饭。江随安在终端上面订好了最好的外卖,送到东坊小区门口,正好自己到的时候拿进去。

    很快就到了东坊小区的门口,江随安下了一趟飞行器把外卖提了上来,再到了东坊别墅的门口。

    看了看东坊的别墅,看起来挺气派的,江随安走到门口摁了门铃。

    叮铃铃叮铃铃

    过了好久都没有来开门,在江随安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东坊没在家的时候,大门都打开了,而打开大门的并不是江随安的好友东坊,而是另外一只虫。

    你怎么在这?江随安惊愕的看着萧金,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摁了萧金家里的门铃,反复确认了两次地址。

    萧金俊美的脸上有两个牙印,衣服微微有些凌乱,看得出是临时套上的,白净的脖颈上有着好几个鲜明的吻痕。

    江随安?萧金有些慌乱,但马上就镇定下来了,说道:我来找东坊的,你也是吗?

    江随安还没回话,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你在外面干嘛呢?都这么久了还没把外卖提进来?我还等着吃完了继续呢!我告诉你,绝对不是我不行,或者体力不好,我只是饿了,等会我就告诉你我行不行!

    江随安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东坊,也是同样的看得出临时套上的有些凌乱的衣服,脖子上面也有吻痕,眯起了眼睛。

    第79章

    东坊和萧金在沙发的对面站成了一排,江随安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这屋子里的场景。屋子里十分凌乱,衣服扔得乱七八糟的,大部分的家具还摆在该摆放的位置,但其中也有几样横七竖八的摆着。

    说说吧,江随安看着眼前这两只衣衫不整的虫,歪了歪头,把目光投向了东坊:你们俩这是怎么回事?我今天来找你的时候,你叔叔还说你是闹着要独立才搬出来的,你是和萧金一起独立的?

    东坊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眼神左瞟右瞟的就是不敢看江随安:江哥,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我看你这样子还能想起什么事?江随安又把目光移到了萧金身上:东坊看样子是不想说的,那不如你来说说?

    萧金身体站的笔直,察觉到江随安的目光,嘴角慢慢的扬起:随安雄子,我就是听说东坊自己搬出来住,前来看看顺便笑话他两句,谁知道我不过嘲笑了他两句,他就扑上来要和我拼命,结果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样子了。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江哥。我就是不忿他专门来笑话我的。东坊在一旁拼命地点头,神色十分赞同:是啊,江哥他专门来嘲笑我的,这我怎么能忍,我就和他干起来了,你看他身上就是被我打的。

    那你赢了吗?江随安看着东坊,声音温和的问道。

    那我肯定是赢了啊,东坊看江随安好像已经相信了的样子,眉飞色舞的就开始描述:他进来就开始挑衅我,我一个左勾拳,上勾拳就把他打趴下了,然后我一下子就把他

    东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萧金用手肘轻轻地碰了一下,东坊看到江随安的表情,声音越来越小,语气越来越虚。

    是吗?江随安看着东坊,脸上的表情让东坊越发的心虚。

    是是啊。东坊大着胆子应了一声。

    就算是要忽悠我,也要想个稍微能过得去的借口吧。江随安端起茶几上面的查,轻轻的抿了一口:你这错漏百出的说辞,问问你自己,你自己信吗?

    我这,江哥。东坊急得又要挠头了,妈呀,江哥和小叔以及爷爷都是同事啊,万一上班的时候不小心一说,那我可怎么办。

    既然瞒不过去,那就不瞒了,萧金微微动了动东坊,对着东坊笑了笑说道:那就只有实话实说了啊,说吧。

    东坊看着萧金的表情,只想一拳头打过去。都是因为这家伙才让自己陷入这样窘迫的处境,竟然还怂恿自己对江哥说实话,说完实话虫就没了好不好!

    没错,你还是直说吧,江随安歪了歪头,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你现在在我面前直说,我说不准还能帮你隐瞒一下,你要是瞒着我,那说不准我就和你小叔讨论讨论了。

    别啊江哥,东坊哀嚎了一声,上前两步蹲下来一把抱住江随安的腿哭道:江哥你可千万不能告诉我小叔啊,你告诉我小叔了我爷爷就知道了,他知道了我就没了啊。

    那你老老实实说吧。江随安扯了扯自己的腿,没扯动,也就随他去了。

    好吧,我说。你先让我组织一下语言。东坊抱着江随安的腿想了想才说道:我就是就是,前几天可能就到了成年期了,但我已经没有意识到,还以为只是不舒服。于是也没当回事,但没想到昨天就突然爆发得很强烈,我当时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挂了,结果就是这家伙来奚落我,然后我们就这样了。

    你们就这样了,这样是哪样?江随安挑了挑眉。

    我们我们东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对他来说,自己一只雄虫被另外一只雄虫这样那样了,是极为丢脸的。而且还是在自己最喜欢的江哥面前丢脸。

    我们就做了雄虫和雌虫才会做的事。萧金见东坊不好意思说,张口就道:我来的时候他已经失去意识了,我本来是想先医院的,结果没想到还没摸到终端就被他摔远了,然后他就把我的欲望也挑起来了,我为了安抚他就做到最后一步了。

    你那是为了安抚我吗?东坊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萧金:你那明明就是被自己的欲望控制了,你就是馋我这英俊的面孔和完美的身子,是你下贱。

    萧金冷笑一声:是,是我下贱,我在东坊少主在我身上乱动,还扒下我衣服的时候可是推开你的,你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凑上来的。

    我东坊怒从心起,放开江随安的腿站了起来,指着萧金的鼻子正要怒骂。

    行了,江随安轻轻的皱了皱眉,看了看争吵中的两只雄虫,声音冷淡:别吵了。

    萧金和东坊一下子就熄火了,各自不服气的站着。

    江随安看着面前的两只虫微微有点头疼,这样事情自己真的不适合发现啊。

    那你们俩,江随安想了想,斟酌了一下才问道:现在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们俩都是雄虫,又不用对方负责,能怎么办?这件事只要不传出去,那就是不存在。东坊看着江随安掷地有声的说道。

    说完了之后又走到江随安旁边坐下,拉着江随安的胳膊说道:江哥,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啊,这件事要是穿出去了那我真是做雄虫的面子全没了!

    萧金目光定定的看着东坊,看见他说完这句话后就直接去找江随安撒娇。微微垂下了眼帘,遮住了自己复杂的情绪。罢了,自己在奢望什么,他也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心思。有这一次就算了,不能把他拖进这世俗容不下的地方。

    你呢?萧金你是怎么想的?江随安看着垂下眼帘的萧金,语气有些意味不明。

    我?我当然和东坊少主想的一样,萧金嘴角勾起了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吊儿郎当的说道:毕竟雄虫哪有雌虫好,我后面还要娶门当户对的雌君呢,这件事传出去确实不方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