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吃竹子 - 分卷(55) 虫族之随遇而安(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跑到二楼,江执就缓下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慢慢走到主卧门口,轻轻的推开了主卧的门。

    汀靠在床头看着自己进来的大儿子,对他笑了笑招了招手。

    江执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眼睛不住的往床上看去。

    走到床前,看到床上放着一团小小的,白白嫩嫩的虫崽,这虫崽正抱着比他还大的蛋壳哼哧哼哧地啃着,感觉到陌生的气息,还停下来往江执的身上看了一眼。

    江执的眼睛一直在这只虫崽的身上,看了好半天才移开。

    雌父,好小啊,好像只有那么一丁点。说着,江执还用手比了一个距离,表示弟弟就这么一点点。

    刚出生的虫崽都是这样的,你刚刚出生的时候也只有这么大。汀浅笑地看着江执。

    那我可以摸摸弟弟吗?江执的眼睛看着汀,里面充满了恳求:我一定轻轻的不会把弟弟弄疼的。

    汀点了点头,笑道:当然可以,你可以轻轻的抱一抱弟弟。

    真的可以抱吗?江执声音突然提高了些,反应过来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急忙看了一眼那只抱着蛋壳的小团子,看到小团子没有被吓到才小声对汀说道:我会不会弄伤他。

    当然不会了。汀说着把小团子轻轻的抱了起来,递到了江执的怀里。

    江执抱着怀里的小团子,身子绷得紧紧的,粉雕玉琢的小脸也绷了起来,紧张地看着怀里的小团子。

    小团子从雌父的怀里送到了雄虫哥哥的怀里,不仅没有哭,还伸出小小的手揪住了江执的小脸,哈哈笑了起来。

    唔雌父,弟弟他在揪我的脸。江执控诉地看着汀,平日里早熟的脸上难得的带上了孩子气。

    汀轻轻把小团子抱回来,哄了两下,笑道:这么大的小虫崽都是这样的,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看到东西都要上去碰两下。

    那只可惜我没有哥哥给我揪了。江执撇着嘴看着在雌父怀里就乖顺的雌虫弟弟。

    叮铃铃

    汀放在床头柜上的终端响了起来,汀把小团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拿起终端。

    嗯,你说。汀微微皱起了眉:好,你等等我,我马上到。

    放下了终端,汀有些迟疑的看着江执:小执,你能不能帮雌父一件事?

    什么事呀雌父?江执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颇为傲娇的说道:你说出来,我一定给你办好。

    雌父现在有点事情要出去,你能不能在这里照看一下弟弟?只用看着他别让他从床上滚下来就行了。

    江执看了看床上抱着蛋壳的弟弟,想了想说道:交给我吧,我保证弟弟在雌父回来之前,一直待在床上。

    好,那雌父先走了,你雄父在楼下,要是有什么事记得去楼下找雄父或者520,知道吗?汀从床上下来。

    知道了,知道了。江执应着,把手撑在了床上,看着弟弟抱着蛋壳啃来啃去的样子,抿着嘴笑了笑。

    关门的声音响起,江执脱了自己的鞋也爬到了床上,两只手撑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弟弟玩。

    小团子抱了一会儿的蛋壳就不愿意继续抱着了,放开了蛋壳,目光在主卧里开始巡视,看到旁边用手撑着脑袋的江执,眼睛亮了一下,往江执这里爬来。

    江执离小团子并不远,不一会儿,小团子就过来了,江执笑眯眯的看着小团子的动作,有些好奇弟弟是想要干什么。

    爬到江执面前后,小团子伸出了两只手,花费了吃奶的力气揪在了江执的脸上。

    小团子虽然还小,但到底是雌虫,天生力气就很大。而江执虽然大些,但是雄虫,从小到大身边的虫都是捧着纵着,除了雄父,没有虫碰过他的脸蛋。

    小团子的这一下,让江执惨叫出声。

    啊疼疼疼,弟弟你干嘛。江执刚伸出手想把小团子推开,又想起小团子还小,自己这样推开说不准会伤到他,又迟疑了。

    嘿嘿嘿嘿小团子揪住江执的脸扯了扯,听到江执的叫声似乎觉得有趣,又扯了扯。

    啊弟弟放手一时间主卧里都是江执的叫声和小团子的笑声。

    等汀办完事回来,和江随安看到自己的小儿子和脸蛋红彤彤的大儿子都一起躺在了床上,并排睡到了一起。

    汀和江随安停在床前看着这温馨的一幕,江随安轻轻拿出终端拍下这一幕,和汀对视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应该只还有一篇安清和殷的番外了吧

    第84章 安清和殷(上)

    安清浑身冒着冷气坐在船舱里,妖异的脸上表情格外地冷漠。

    雄子,黎安走上前来,微微鞠了个躬说道:我们已经经过压索星了,应该还有一天的时间就能回到帝都了。

    哼,安清冷冷的笑了笑:你何必来和我汇报?你直接告诉我雄父不就得了?反正你也不听我的。

    黎安表情带了几分的为难之色,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雄子,家主要您回去也是为您好,毕竟那里还是太过危险了,您又是资质等级这样高的雄虫,要是被那边的亡命之徒知道了,是很危险的。

    行了你出去吧,我现在想安静一会儿。声音中带了两分的不悦。

    知道自己这位准殿下现在的心情不算愉悦,黎安识相地闭了嘴退出了。

    安清把手臂靠在了沙发的扶手上,心里想的是那只在混乱之地看到的那只军雌。那样俊美的模样,是难得的能在虫星上看到的那一类雌虫。虫星上的雌虫大多数都认为亚雌的容貌更加讨雄虫的欢喜,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的。所以大多数的雌虫都把自己往亚雌的方向打扮。可再怎么打扮,也没办法和原生的亚雌比较。

    而刚刚那只雌虫,一点亚雌的影子都没看见,打扮得完全就是利落的军雌,在帝都倒是基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雌虫。

    而且自己在看到他的时候,心脏跳得好快啊,好陌生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安清就这样想了一路,直到黎安来船舱才回过神来。

    雄子,星舰已经到帝都了。

    到了?安清懒懒的起身,看了黎安一眼,脸色已经比刚才好很多了。

    是的,已经到主宅了,家主正在外面等您。

    安清撇着嘴下了星舰,不情不愿地往主宅的方向走去。

    主宅的沙发上,坐着一只看上去已经是上了年纪的雄虫,他面色极为不好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充满了怒火。

    看到安清进了主宅,年老的雄虫一拍沙发扶手就站了起来,怒目圆睁指着安清吼道:你还知道回来?

    不就是你让那些雌虫抓我回来的么。安清本来进来前已经想好了要服个软了,但一看到老头子这个表情就忍不住梗着脖子吼了回去。

    怎么?你一只雄虫跑到混乱之地你还有理了?安父见安清不仅没认错还这样倔强的样子,心下的怒火越发地高涨:你自己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身份吗?身为未成年的双a级雄虫,虫星的准殿下,你在你成年期前跑到那样的地方,怎么?你是看不上我们为你准备的雌虫,准备在混乱之地成为无数只雌虫的禁脔吗?

    说着,安父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自然是看重这个年纪大了才得到的雄虫虫崽。这只虫崽也没有辜负他看重,资质等级能带着安家继续延续四大高门之首的荣耀。

    安清看到安父的样子,瞬间明白了他心里的想法,心中怒火也旺盛了起来。

    怎么,就这么担心?你是担心我呢?还是担心我不能成为双s级的殿下?

    你你安父指着安清,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黎安见这两父子又吵起来了,连忙连哄带劝的把安清带回了自己的卧室里,劝着安清不要和安父起冲突。

    安清这时的心情也不算好,哼了一声把黎安赶了出来。

    拿出终端,看着终端上面的那个昵称,心下有一点痒,那样意气风发而且没有奉承自己的雌虫,从未见过呢,让虫想靠近。

    这样想着,安清拨通了那个昵称。

    滴滴滴

    终端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那边传来一声低沉好听的声音。

    喂?

    喂,安清的声音中带了几丝的笑意:你猜猜我是谁啊。

    殷把终端放到眼前看了看,微微皱了皱眉:你是谁?

    你就猜猜呗。安清这时候的表情如果被黎安看到,应该会怀疑虫生,这样温柔的表情是刚和家主吵了架的准殿下会有的?

    没事我就挂了。殷没有性质和一只不认识或者说不熟悉的虫聊天,现在他正为混乱之地的事情烦恼,本来应该很容易的任务,因为那只非要跑来这样危险地方的雄虫,变得很复杂,原定的日期也回不去了。

    诶,等等,等等。安清微微撇了撇嘴:真是够无趣的,既然你不猜,那我就告诉你吧,我是安清,我们在混乱之地见过,你还记得吗?

    是你?殷的声音陡然加重了三分,语气中带上了明显的寒意,就是这只雄虫让自己差点完不成工作!

    你想起来了?安清故作矜持的咳嗽了两声,说道:既然你想起来了,那我就格外给你一个荣幸,让你请我吃饭吧。

    殷的脑袋里简直要冒出一连串的问号了: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你是谁?你让我原本简单而且已经快要做好了的工作变得这样繁杂,还想让我感谢你?你是不是有病?

    安清被骂的有些懵,从小到大也只有雄父骂过自己,从来没有雌虫敢这样对自己说话,就连雌父在世的时候也是很温柔的。

    你你怎么这样说话,竟然骂我安清一时之间说话竟有些气弱。

    我并没有骂你,我只是说话不大客气罢了,这位雄子,看来你找我也并没有什么事,我还有工作,再见!说完,殷就挂断了通讯,心里出了一口恶气舒服多了,马上就去工作了。

    安清楞楞的看着终端上挂断的界面,第一时间竟然不是生气,而是少见的反思了一下自己,我是不是给他带来太大的麻烦了?如果不是麻烦太大,哪有雌虫会这样对雄虫的。

    随即。安清反应过来后黑了脸,这只雌虫简直不知好歹,竟然敢骂自己,必要给他一个好看!

    安清这段日子一直在家里待着,他虽然和雄父争论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退步,但也知道自己成年期还有不足半年,是该选一位雌虫来陪自己度过成年期的。

    可家族送来的这些画像或者真虫,没有一只让他有其他的感觉。反而是那只胆大包天敢骂自己的雌虫,更让他有感觉一点。

    在那天按了终端后,安清就让虫查了那只雌虫的所有信息,从福利院出来的,以军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取高级学院,如今是军部的少校。

    在军部,没有一点点背景,就能在这样小的年纪成为少校,能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安清让虫一直注意着这位殷少校的动向,准备等他从混乱之地回来就好好的把他骂自己这件事报复回去。

    终于,一个月后,安清总算等到了殷回帝都的消息。

    那位殷少校现在好像在和好友在水榭花都聚餐。黎安看了看终端上的消息,向安清汇报。

    聚餐?安清皱了皱眉,妖异的脸蛋在这时候看起来很不好惹:走,跟我去水榭花都,我要让他知道对我不敬的下场。

    可是雄子黎安有点想阻止安清,却被打断了。

    没有可是,去把飞行器开过来,我要去看看那只嚣张的雄虫!说着安清就往外走去,黎安只好听从命令。

    到了蓝水大商场,安清轻车熟路地到了水榭花都,这样出名餐厅,他来过不少次。

    一进餐厅,安清就看到正端着酒杯和好友谈笑的殷,殷旁边的军雌不知道说了什么,殷哈哈大笑了起来,眉眼间皆是意气风发。

    而真正见到殷,安清已经忘了自己来之前说的要给他一个教训这样的话了,只觉得自己心脏跳得简直不正常。

    安清摸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他回家后查了,星网上说这是心动的感觉,如果说上次还不能说明问题,那这次已经可以确定了。

    殷正和护说起了自己这次的倒霉情况,说了一半,感觉有一道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转身看了过去,没想到却看到了让自己这一个月来累死累活的罪魁祸首。

    安清见殷看了过来,对他笑了笑,慢慢走近了。

    殷皱着眉,看着这只雄虫越走越近,他不会是来报复自己的吧?

    没成想,安清走进后,第一句话却是:你好,你有时间吗?我想约你。

    啊?殷和护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殷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只雄虫这样旗帜鲜明的追求自己,而且闹得军部虫尽皆知。

    这几个月以来,安清无所不用其极的往自己身边蹭,殷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这不算温柔的性格是怎么吸引到这位雄子的。

    但更让殷警惕的是,自己好像已经对这位雄子动心了。

    殷从小就是一个独身主义者,他亲眼见到了自己的雌父从开始和雄父的浓情蜜意到后来的被惩罚甚至到最后的被抛弃。

    雌父在自己面前自杀的那一刻起,他就立志当一只单身虫到老。

    但他的计划里,从来都没有一只雄虫会这样死皮赖脸的追着自己,这让他内心微微有些慌乱。

    这一日,安清照例来军部磨着殷,在走廊上被一只军雌撞到了,因为自己没什么事,又急着去找殷,所以直接走了,没注意到军雌看自己惊异的目光。

    力发现自己撞到了这位安家的准殿下的时候,内心是很惶恐的,但发现对方并没有认出自己是安运的雌侍,而且急匆匆就走了。

    诶你看什么呢?旁边的同事怼了力一下,顺着力的目光看过去:你在看那位雄子啊,那位已经追着殷少校好几个月了。

    你说。他在追殷少校?力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自己只是在安运带去的家宴上见过这位准殿下,但听闻这位是很高傲的脾气,竟然会追着一只雌虫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