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南葵葵星 - 恼怒 东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非要把话说的这样重吗?他要是出了家,魏家老太太和贵妃娘娘哪里会轻饶了她和景东官,青珛又哭起来:“有你,有你,心里有你。”

    是有他的,不然也不会在那个清晨跑到那片柏树林寻短见。可她那日没死成,还遇到了景东官。

    想到景东官她的心里就揪成一团,难受的不得了,偏偏这个时候魏另能还要逼她:“那你还去不去寻书院那小子?”

    青珛面无气色:“不去了。”

    “不,你要去。”魏另能的态度强硬的不得了:“你要去跟他做个了断,明日便去。”

    刘杨青珛新婚之夜是哭晕过去了的。

    青珛小仙时隔两千年再回想这段往事,想不明白那有什么好哭的。

    心里装着两个男人,那是她心大!她又做错了什么?

    魏另能不也早在成亲之前就收了通房丫头?

    她唯一错的是她在那段感情里,自以为盛气凌人的凌驾在伏低做小的魏另能之上,她想要什么,他便给她什么,看起来不可一世,还不都是别人的施舍?

    他不想给她的,即使她哭红了眼也没有半分用。

    她依然是依附在男人身上的寄生虫,没有权势,也没有话语权。

    秋菏说她淫荡,不守妇道,可青珛觉得她没有错,她就是两个都喜欢,两个都想要。

    她唯一错的地方,就是她不够强大。

    等她有足够的能力,她便要重新制定规则。

    就像是谁说的仙魔不可同修?她现在不就练的好好的?

    青珛一把扯断颈间的红绳,将那枚暗红的玉佩丢到地上:“滚出来。”

    玉佩中囚禁千年的妖怪没了前几日的嚣张,低眉顺眼的匍匐在地上:“主子,您终于下定决心破处封印了。”

    青珛重新调整姿态,盘腿打坐,周身汹涌的灵力滚动不停,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电闪雷鸣,十四道天雷轮番落在她单薄的身上,青珛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这一眨眼的功夫,那团忽然聚集的乌云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又凭空消失,屋外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青珛调息运气,缓慢的睁开双眼,对着一直趴在地上的炉萃妖道:“滚回去,不用再跟着我了。”

    那炉萃妖嗑了个头:“玉佩既碎,小的便无法替您封印住灵力,主子若是还想留在仙界,往后还要多多藏拙。”

    “用不着你来教训本尊,本尊自有打算。”

    “是小的逾越了。”

    “结界波动,怕是刚刚的天雷引人来瞧热闹了,赶紧滚蛋。”

    “主子息怒,小的这就回去把这好消息告诉魔尊。”

    元道仙君守在清河洞外,对着刚刚晋升仙使的青珛仙子作了个揖:“恭喜,恭喜。都说云来山是个修仙的好地方,没想到有这么好!”

    青珛提了两壶酒坐在洞府口的石凳上面无喜色的反驳:“也没有多好。”

    “这还不好?你修了两千年毫无进展,去了云来山几日,就升了仙阶。”

    “那原是我不想,你信不信我过两日就能与你平起平坐?”青珛举了举手中的酒壶,示意云道仙君过来一同品酒。

    元道仙君在她身旁坐下,拿起酒壶与她碰了一下:“你可不一直都同我平起平坐?我就没见过你这样不讲礼数的小仙。”

    青珛抿了一口酒没有作答,元道仙君便又开始了老本行,捡起石桌上的落叶就开始施法:“让我再替你算上一卦。”

    “不用算了,我问你,你不是被软禁了吗?怎么又突然来了我这?”

    “想知道?”元道仙君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青珛看着即将显露的卦象:“你泄露的还少了?”

    说完她提着酒就往外走,元道仙君急急叫住:“欸,去哪儿?我这儿卦还没算完呢!”

    “不用算了,家里缺点东西,我去去就回。”

    “去吧去吧,早些回来。”元道仙君见留不住人,回头仔细专研起了卦象:“这…不对啊,都遭过天雷了怎么情劫还没闯过?”

    云来山上,云来君正在大殿内和弟子们议事,忽的有个不懂规矩的小仙娥闯进来斟茶,斟完茶也不走,就立在云来君身后。

    云来君轻描淡写的看那小仙娥一眼。简短的说了两个字:“出去。”

    那小仙娥乖巧的福了福礼便退了出去,她前脚一踏出大殿,云来君便大手一挥,关了殿门,步下结界。

    殿内弟子只当是个小插曲,也没多留心,待那女子走后又讨论起了蓬莱仙翁的寿辰该送什么礼。

    不多会儿,那个“不懂规矩”的小仙娥又送来几盘糕点,送完也不走,就立在云来君的身后。

    云来君看也不再看她,直接说了两个字:“出去。”

    那小仙娥又福了个礼,悠哉悠哉的走出大殿。

    弟子们这才察觉不对劲:“师傅,您刚刚不是在大殿外布了结界吗?”

    云来君叹了口气:“她手里拿着我的木灵珠。”

    木灵珠是他飞升后炼化出的第一件法宝,没什么巨大的威力,但能与他心灵感应。赠与她的时候没多想,只当是个表心意的信物,却没料到她能把木灵珠用的这么妙,轻易就破了他设下的结界。

    “不自量力的小仙尽敢偷拿师傅的法宝!”云来君的十四弟子秋霖拿出法器:“师傅,这小仙娥不懂规矩,我这就替你去把木灵珠收回来。”

    “你不一定能打过她。”从青珛第一次进大殿起,云来君就已经觉察到,她的修为纯净深厚,跟几日前大不相同。

    云来君只是实话实说,但秋霖却是觉得受到了伤害,师傅尽然认为他打不过一个小小的仙娥?

    年少气盛的秋霖冲出大殿,片刻后就被人丢了进来。

    随后,那小仙娥又绞着手娟慢吞吞的踏进大殿娇气道:“东官,他冤枉人家。”

    “说我偷了你的木灵珠。”

    “她叫师傅什么?”大殿内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不知道面前是个什么情况。

    前几日还不想跟他在人前相认,如今又在他弟子面前这样娇柔造作,殊不知自己那小女儿姿态多引他垂怜,云来君硬是不忍心呵斥她,又叹了口气:“刚刚不是叫你出去吗。”

    “那刚刚不是已经出去了吗?”

    “现在又进来做什么。”

    “那不是也没说不准再进来啊?”

    “不是已经让你走了吗。”

    “那不是也没说不准再回来啊?”

    云来君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事又回来做什么。”

    “回来看你一眼。”

    “可我不想见到你。”是句违心话。

    “那我这不就立马走人吗?”明知道他说的是假的,又硬要唱反调。

    青珛临走前来到被一众师兄搀扶起的秋霖跟前,拍拍他的肩膀:“别怨我不给你面子,胡乱编排我,这顿打是你该挨的。”

    青珛走后,云来君不敢面对秋霖的惨相,只是从高位缓缓步下道:“你师娘说的对。”

    不是做师傅的不给你出头,是这人,为师也得罪不起。况且秋霖这脾气,是要吃过苦头才晓得收敛。

    “师娘?”弟子们一时之间不敢相信,也没人再管秋霖的事,纷纷交头接耳:“师傅这是怎么回事?那蓬莱仙翁家的小仙姑又怎么办?”

    云来君感觉到青珛的气息还未离去,也不管弟子们的窃窃私语,叁言两句就将人打发了。

    他现在只想寻她去,那日堵着气,恼怒是真的,放她走却是假的。

    青珛觉察的没错,他跟当年比起来,是变了不少。

    他那时候不懂情爱,凭着满腔热血,仰仗着一颗真心对她。

    而后这些年,他才惊觉,情意或许不能掺假,但相守之道犹如带兵打仗,没点计谋,又怎么留得住那叁心二意的人儿。

    他遣那云道仙君去她身边,是为了守着她,为着两人的将来,他还有一干事物要解决,竟是没料到她这样快就来寻他。

    云来君嘴角擒着笑意,快步走到她的房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