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枝 - 10:生病 夏日限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有一家叁口说说笑笑走来,两人先后爬出温泉,林清远披了条浴巾。浴巾是之前一起买的,她选的藏青色,他是灰色。

    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楚绡瞟了眼他下身,若有所思。林清远咳了一声,加快步速走远。

    他们租了皮筏艇,拖着去水上乐园那边玩。有个项目是螺旋滑梯,她坐在前面,他在她身后,他的腿挨着她胳膊。腿毛蹭得她有点痒,刚一回头看他,工作人员一声:“走喽!”皮筏艇顺流而下,激起两边水花往脸上拍。

    她猝不及防地尖叫,林清远就在后面笑,笑得可大声。她又羞又恼,揪住他的腿毛警告他,于是大笑憋成闷笑。遇到个大下坡,她一只手离开把手,身体猛然前倾,被他一把抓回来按在胸前,她感受到他胸腔在震动,还有那一句含笑的:“小心点啊。”

    皮筏艇冲下滑梯,坠到水面,劈开水流腾起,打湿她的脸。救生员推他们到岸边,皮筏艇漂浮在水面晃动,林清远先上岸,再扶着颤颤巍巍的她出去。

    他递给她毛巾擦脸,问:“还想玩什么?”

    隔壁是个单人滑梯,全包的筒状,楚绡跃跃欲试,林清远说:“我在下面等你。”

    还贴心地找出了泳帽给她。

    楚绡表情垮了,“为什么呀?”

    林清远看了眼那个螺旋筒状的滑梯,干笑,“我怕黑。”

    有小时候被关在电梯里的因素,更多的是他脑补能力丰富,擅长在漆黑环境幻想各种妖魔鬼怪,而他最怕鬼。

    “那你在这里等我哦。”

    “嗯。”

    楚绡拿着泳帽走了。

    队伍长,林清远索性将皮筏艇放在岸边,坐在里面打游戏。打完一局,身旁传来女生的叫声,他下意识抬头,五步远外的位置,女生捂着前胸,细细的泳衣带子散落在两侧。事故的突然发生令她手足无措,她似乎想挡住脸,又要遮着胸,手忙脚乱,白皙的脸涨得通红。

    林清远愣了愣,某个念头一闪而过:幸好楚绡没有买这种泳衣。

    真的很危险啊……

    手上动作倒是比脑子快,他抓起手边的藏青色浴巾,几步冲到女生身旁——

    楚绡从滑梯下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女生裹着她买的浴巾拼命道谢,林清远一直摇头摆手。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然后他们加了微信号。

    楚绡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老实说她现在的形象不太好,她整个人跌在水里,那救生员带她出水的样子就像拖了一只笨拙的鸭子,她犹豫片刻,还是走过去。

    “咦?这是你女朋友吗?”

    女生的问题让她和林清远对视一眼,陷入几秒钟不可名状的沉默。

    “不是。”

    他这样说。

    楚绡这时候才缓过神,睫毛轻眨,挂在上面的水滴成股滴落,像极泪痕。她抹了把脸,面色淡淡,也许是刚才在发愣,她没有做太过的心里期望,以至于得到他否定的回答时,她意外的淡定。

    可仍然有点难受,他们明明说好假扮情侣了呀。还是说,他对这个陌生女孩起了心思,才会否定他们的关系?

    楚绡有点郁闷。

    经过他们后续的交流,她了解了事情经过。女生裹着浴巾去找朋友整理着装,楚绡看了眼女生背影,林清远察觉到,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刚刚太着急了,就拿了你的浴巾……”

    楚绡对他的惶恐表示不解,她眨眨眼,“你这么害怕做什么?我能吃你了吗?”

    “这倒不能……”林清远嘿嘿地笑,“就怕你生气。”

    她为什么要生气……?

    难道在他心里,她小心眼又易怒?

    敏感的小心思一个接着一个,楚绡倒是真不高兴了,点名要林清远的浴巾,林清远还在犹豫这条被他用过了,被楚绡拿过去裹着。她只露出个小脑袋,坐在皮筏艇里发呆。

    林清远摸不准哪里惹到了楚绡,其实楚绡是个感染力很强的人,她一生气,林清远就觉得天是灰色的。现在他坐到她身旁,尝试性找话题:“以后可别买系带的泳衣,会掉的。”

    楚绡:“和你有关系?”

    冷冰冰的一句话,也不抬头看他,噎死了林清远。

    好吧……

    大姐在气头上,少惹为妙。

    于是林清远顺势说:“和我没关系,你当我没说。”

    “……”

    气氛好像更死亡了。

    哄女孩子真的好难呀……

    林清远在旁边画圈圈,无声叹气。

    楚绡小脑袋撇到一边,默默红了眼眶。

    啊,她真的好矫情啊,矫情到她想骂自己的程度,可她就是忍不住委屈嘛。

    死亡的氛围持续了接下来一整天。

    林清远变成了拎包陪玩小助理,虽然他本来也是。

    晚饭时他捧着手机傻乐,楚绡问他笑什么,他说:“许婧居然是我学姐哎,不过她学的是通信工程,我学计算机。”

    许婧是那个被他帮助的女生。

    楚绡哦了一声,低头吃了一大口饭。米饭嚼多了有股甜味,她却觉嘴巴苦涩。

    从水上乐园出来时间已晚,周围尽是开车离开的人,无证一族的两人决定寻个酒店休息一晚上。楚绡出乐园时神色恹恹,将难受写在脸上,说是淋浴间的水太凉了,浇得她头疼。

    开房之旅让楚绡更加确定今天不适合出行,偌大的酒店竟然只剩下一个双人房,价格嘛,是在网上提前预定的二倍。

    眼看着晚上十点半了,楚绡忍痛扫码,被林清远抢先付款。前台小姐带着职业化的微笑递上两张房卡,楚绡接来捏在手心,唔……有点烫手。

    楚绡以前经常和钟浩鸣去小旅店开钟点房,这是初次和男生一起过夜。

    进门时听见林清远感慨:“早知道你来这洗澡了。”

    楚绡:“马后炮。”

    她让林清远去卫生间,自己换上睡裙。计划里没有和林清远过夜这一步,她只准备了吊带睡裙,想了想,还是脱了内衣,反正钻进被子谁也看不见谁。

    她的确休息得早,林清远从洗手间出来,姑娘留给他一个后脑勺。他是个熬夜冠军,今夜难得早睡,睡前许婧约他改日出去吃饭,他思索了下,回:【好。】

    大约是夜里一点,他被女生的哼哼声弄醒,半睡半醒叫了声她的名字,没人回答,他险些又睡过去,听到她说:“难受。”

    这下清醒了。

    像身下长了弹簧,挨到床就弹起。他用力揉了揉眼睛,摸开床头灯,去隔壁床看她的状况。

    被子被她蹬掉大半,睡裙裙摆卷到腹部,露出可爱的草莓内裤,林清远扯过被子一角盖住她,抬眸发现她脸烧得火红。

    顿时一阵兵荒马乱,下楼找体温计、退烧药……出去是一个人,回来连带着前台拿着酒精赶来。

    病中的楚绡不怼人了,叫她起来吃药,唤醒了就乖乖张嘴,吞了一片药重新合上眼皮。林清远拿酒精擦拭她额头、手心……擦到脚心,他被人踢了一脚,软绵绵的没力气。女孩又开始哼哼唧唧,悠悠转醒。

    楚绡头疼得要死,身体里像长了一个火炉,随时烧着她那般。模糊的视线里有他担忧的脸,鼻尖尽是酒精味,她被熏得皱眉,视线再清晰点,看见一只脚被他握在掌心,她登时瞪大双眼,咬牙:“……走开!”

    双足快速缩回了被子。

    她对自己这双脚最不满意,长了最不该长的肉,加之前男友和朋友都用肉乎乎来形容她的脚,她夏天从不穿凉鞋,即使潘玥更多说的是:可爱。

    林清远弯腰贴了贴她的额头,“还难受吗?”

    楚绡一肚子火,娇纵小公主脾气尽展,“不用你管。”

    他再好的脾气也经不起她这么折腾,定定地看了她一会,气笑了,“刚刚喂你吃药,你可不是这个态度。你再这样,我真不管你了。”

    楚绡属于那种发完脾气就后悔的人,察觉到林清远态度的转变,她心里咯噔一下,别开头,没底气地哼哼,“我知道错了嘛……”

    他笑得开怀,“嗯,你知道错了,你下次还敢。”

    “……哼。”

    他给她夹上体温计,用手机计时。

    楚绡转头看他,男生穿着短衣短裤,托下巴盯着手机,她只能瞧见他大致面部轮廓,有点朦胧模糊,富有别样的温柔。

    她嗓子哑着,叫他:“哥哥。”

    “嗯?”

    对上她因为生病而迷离的瞳孔,她说:“想接吻。”

    接吻……吗?

    他在这个地方留下了什么呢?和她的亲密合照,公交车、温泉里的荒唐,他们明天要回去了,回归正常的生活。

    时间到了,他抽出体温计,寻到那个度数。还好,有点退烧了。

    她在等待他的回应,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嗓音有些艰涩,“其实……”

    楚绡的心沉到谷底。他会说出什么?他有喜欢的人了?亦或是其他理由。总归是不同意和她接吻吧?她扯了扯嘴角,强行给自己找台阶下,“你是怕我把病毒传染给你吗?”

    “当然不是——”他并没有顺着这个台阶下来,相反一脸不可思议,“我是那种人吗?”

    楚绡得寸进尺,“不是你就亲我呀。”

    她当真是脸皮厚到一定程度,对他再叁索吻。

    他弯起眼睛笑,凑近了,神情柔和,说出的话在她心上扎刀子,“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是不正常的,回去后我们像以前那样相处,好吗?”

    他会耽误她的,和她荒废这个暑假,然后耽误她的成绩。

    以前是哪样呢?楚绡想问他。他继续对她好,然后她沉陷其中?

    她的眼里蒙上湿润,可是她说:“好。”

    闭眼,唇上有柔软触感,他轻吻她的嘴唇,再灵活地探进来,细致又温和地描绘她口腔……楚绡几乎一瞬间湿润。

    她以前有过一次肠胃炎,钟浩鸣非要拉着她做,接吻时她没有感觉,强硬地推开他。而现在同样身体难受,可她好想和林清远做爱呀。

    最后一次,放纵一次。

    她执起他的手抚上自己胸口,柔软被炙热包裹,睡裙沾满了酒精味。他想躲,睁开眼睛看她,一个“你”字刚出口,被她以吻封缄。于是握在她胸前的力气加重,她感觉到乳肉在他手下变形。

    唔,和自己揉胸的时候完全是两种体验啊……

    她真的想和他做爱。

    潘玥说她爱人的方式是献祭式的,飞蛾扑火般的奉献自己的一切。是的,她喜欢林清远,所以想把自己给他。她摸到他裤裆,那里竖起了硬邦邦的小帐篷,她想说我给你弄出来呀,也想说哥哥我们做爱呀,可估计林清远会被她吓跑。

    突然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他的温柔耐心不止是对她,如果不是唯一,她宁愿舍弃。初恋之后,她越来越挑剔了。

    她主动错开唇,翻身用后背对着他,“我想睡了。”

    “睡吧。”他关了床头灯,在黑暗中静静坐着,“我再等一会。”

    等一会?等她退烧吗?

    真是混蛋哦,总是对她这么好。

    很难有人会在和林清远的相处中不心动吧。

    厚实的窗帘归到一旁,有月光破窗而来,林清远盯着那抹微不可查的光亮,罕见地没有想象鬼怪。

    嘴唇、指尖尽数散不去的她的气息,他听着自己的心跳一下下加快,怦怦、怦怦……震耳欲聋。

    其实只要和她在一起,这就是他的常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