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枝 - 11:生日 夏日限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林清远生病了。

    从水上乐园回来的第二天,他开始打喷嚏、咳嗽,并以这个状态上了科二的考场。他发挥顺利,楚绡一觉睡到十一点钟醒来,林清远已经提着午饭回来。

    楚绡窝在餐桌边,慢吞吞搅着汤,对面男生忽然一阵闷咳,被他及时掩在手心。楚绡发烧后的那个早晨活蹦乱跳,此刻万分嫌弃他,端着盘子要进屋。

    突然想到什么,扭头问他:“今晚市内有音乐喷泉,去看吗?”

    “好啊。”

    他忙不迭点头,有点受宠若惊。

    “五点要去等大巴。”她见他面色迟疑,心生疑惑,“你下午有事吗?”

    林清远挠挠脸颊,眼神飘忽,却又无比诚实:“是有事……我约好和别人吃饭。”

    不知怎么的,一个名字出现在脑海,楚绡脱口而出:“许婧?”

    “嗯。”

    点头的速度倒是干脆。

    楚绡想骂人,又想冷笑,全部吞了下去,淡淡道:“那就去。”

    林清远总算开窍,意识到她也许不高兴了,“……我可以不去。”

    端着盘子的手指指关节泛白,她偏面露困惑,反问他:“约好了为什么不去?”

    “……”

    楚绡把自己关在屋里直到林清远离开,饭菜几乎没动。门外传来嘭的关门声,她眼眶也逐渐酸涩,委屈地吸吸鼻子,还是控制不住她那点小心思,披了件外套跑出去。

    她家在十二楼,她暗暗祈祷电梯快一点,什么约定、什么回归正常关系,她不要,她就要林清远。

    电梯直升到十八楼接人,复又降到十二层,终于上来了——她的腿发软,紧张地揪住外套领子,一会见到他,要不要直接抱住他?告诉他:她不希望他去。

    “叮——”

    到一楼了。

    单元门内只有一只趴在地上吐舌头的大金毛。

    再往外,是来收垃圾的垃圾车。

    ……怎么会呢。

    走那么急做什么?

    她站在单元门口发呆,旁边大金毛好奇地贴来,她吓得往后跳几步,这狗胆小如鼠,跑得比她还要远。

    她想给林清远发消息:【你不要回来了】也想说:【晚上不去看喷泉了】可初恋的惨痛经历告诉她,她不能再这样幼稚。

    不能凭着一念之间的想法把关系推向深渊。

    这大概是她从上一场恋爱中得到的为数不多的成长。

    可她依然幼稚,她删掉这些话,清空和他的聊天记录,顺便取消他的置顶。

    她都对自己无语了——

    楚绡,什么时候能长大?

    气得跺了下脚,电梯很给面子地摇晃震动,她瞳孔也跟着地震,瞬间安静如鹌鹑,不敢再动。

    一楼楼梯口有道修长的身影走出,路过电梯时看了眼,左边那个刚好停在十二楼。

    ……

    楚绡又下来一次。

    在十分钟后,她把给林清远准备的生日礼物丢进垃圾桶,担忧自己不够心狠,于是直接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眼看着精致的礼物盒被苍蝇包裹。

    今天是林清远的生日,她一直记得。

    原本准备好的礼物是一款男士香水,她很喜欢那个香水的后调,也幻想他喷上它和她接吻。

    现在……

    呵呵。

    和别的女孩子出去吃饭,还想要她准备的生日礼物?

    做梦。

    她踹了垃圾桶一脚,垃圾桶没吭声,她的脚趾反倒快速红了。

    她沉默两秒,终于绷不住哭了。

    连垃圾桶都欺负她!

    ……

    晚上五点,他们在车站会合。

    偷偷掉过眼泪的楚绡穿上了背带裤,是他说过好看的那一条。

    啊,楚绡,你是真的没有出息!!!

    疯狂自我吐槽,面上不动声色,甚至称得上冷淡。林清远看一眼她的表情,觉得今天这天气预报有些不准。

    大巴车五点半到,周围尽是些出游的亲子,小孩子疯打闹,围着电线杆转圈追赶,一不小心殃及到楚绡——一个小男孩的手拍在了她屁股上。

    一瞬的事情,她不知他是否有意为之,但她整个僵在那里,回过神低头看时小孩子已经跑远了。

    有一只大手把她扯过去,让她站在他和站牌中间。楚绡悄悄瞟向他,他在玩游戏,是她以前和钟浩鸣一起玩的那款,但她讨厌这款游戏,钟浩鸣不许她玩她喜欢的英雄,说她太菜了,如果玩她喜欢的那些,会耽误队友。分手后,她迅速卸载了这个软件。

    她偷瞄到他右上角的数字。

    12-2-5。

    十二个击杀、两次死亡、五个助攻。

    经常杀一个人死十一次的楚绡:“……”

    她明明记得他以前对她说:他也菜。

    这叫菜??

    她有些庆幸当时没同意和他玩,否则她又会狠狠丢人。

    半点,大巴车准时到达。

    她选了中后排的一个位置,林清远自然地坐在她旁边,他这一路都泡在游戏里,楚绡和潘玥吐槽他是个游戏狂魔,打游戏就像她追剧那样疯狂。

    他们到得算晚,广场四面围满了人,前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人头。音乐喷泉七点开始,楚绡感慨连出来玩都开始内卷了吗?跑去旁边大树下坐着。

    他没跟来。

    蹲在原地打游戏,蹲累了站起来玩。

    玩玩玩,有那么好玩吗?

    楚绡郁闷地扯着肩上带子。

    有小女孩来卖花,奶声奶气说着大人教她的台词:“阿姨,给男朋友买朵花吧?”

    楚绡:“……”

    后面的妇女拍着女儿肩膀让她叫姐姐,楚绡决定不跟小孩计较,“我很像有男朋友的人吗?”

    “啊……”

    小女孩愣愣张着嘴巴,妇女察觉到楚绡没有买花的意思,尴尬地笑了笑,领着女儿走了。

    “等等——”

    ……

    指针指向七点,喷泉中心打了光预热,楚绡不见踪影,林清远在微信上问她在哪里。乍一回头,一捧娇艳的红色玫瑰送到他眼前。

    许是受了红玫瑰的映照,她的脸蛋微红,露出这么多天对他的第一个笑容。

    “生日快乐。”

    他愣在那没动作,直到玫瑰被塞到他怀里。

    “谢谢。”

    略显僵硬的两个字。

    未曾想过她会知道,他从没主动提到过这件事。qq上的生日是随手填的最早年月日,年龄都变成夸张的119岁,她究竟是从哪里知道的?

    事实证明不止女人爱花,男人同样喜欢。

    数了数,正好十九朵。

    十九朵的玫瑰,时针指向十九点时,送给十九岁的他。

    第一首是很应景的我心永恒,浪漫而哀伤的调子,配着缓慢变幻色彩的喷泉水。其实不比网上传的惊艳,可林清远就是认为这将是他这辈子看过最好看的喷泉。

    “你今天……”楚绡双手背在身后,反复绞动衣服带子,如果不是林清远弯腰来听,压根听不见她的声音。

    “……和学姐吃得开心吗?”

    这是她的问题。

    “还好。”他眼神再次飘移,这个毛病跟了他十几年,紧张时会控制不住乱看,常常被老师认为:不走心、溜号。

    “其实……”

    “哇,你看!”

    歌曲到达高潮,喷泉刹那间喷到最高点,让人拼命仰头才能寻到顶端。

    被打断了,也不知道该怎么重新开口。

    他说:“好漂亮。”

    她应和他:“是啊。”

    ……无聊至极又没有营养的对话。

    喷泉持续四十分钟,八点,他们在老地方集合,踏上回家的路。

    他这捧玫瑰属实耀眼,回头率极高,有姑娘小声和同伴说:“他这是给女朋友买的吧?真好。”

    他想说不是的,这是楚绡送给他的。

    是只送给他的哦。

    他被自己的傻气逗笑,边上姑娘沉默如初,他自觉尴尬,抚平嘴角弧度。

    楚绡在回去的路上睡着,小鸡啄米似的在空中反复点头。他端着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说:“这样对颈椎不好。”

    也不管姑娘听不听得到,轻轻把她头按在他肩膀上。

    她的头发好香……和她送的花一样。真的很想亲啊……

    已经歪头了,嘴唇距离她头发仅仅几厘米,他愣是扭直坐正。

    不行,不行趁着她睡着干这么下流的事情。

    沉闷的气氛下暗藏喜悦,林清远一路愉悦。

    到站,女孩子拖动沉重步伐,困倦地跟在他旁边,快走到小区侧门倒是被一辆拉风的机车吓醒了,那发动机的声在昭告全天下:老子在开机车。

    楚绡揉揉眼睛,慢悠悠打了哈欠,眼睛覆上疲倦的水意。她在他这里的勇气好像用不完,可是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

    她深吸一口气,仰头,“我有话想对你说。”

    她目光执着,透着隐隐的坚毅,林清远看得心口一突突,也觉得是该把那些模糊的界限挑明了,“我也有话想和你说。”

    见他这么认真严肃,楚绡蓄起的勇气散了,一点点垂下眼皮,盯着两人鞋尖发呆。他很爱干净,鞋子雪白如新。

    “那……你先说吧。”

    林清远尽力组织语言,想补全那时没说完的话,“其实……”

    “砰砰砰——”

    天空炸响炮竹声,震得人耳膜发颤。楚绡快速捂住耳朵,她最害怕这种声音,炮竹声、气球炸裂声、路边蹦爆米花声……她恨不得躲进旁边那家还在营业的面馆。

    鞭炮足足放了一分钟,黑色的天空翻滚白烟,半空中尽是些居民暴躁的国骂,此起彼伏,偶尔掺杂被逗笑的笑声。

    楚绡也笑,说这个放炮的人真有病,才又问他:“你刚刚想说什么?”

    营造好的氛围被打乱得彻底,林清远把放炮那人骂了八百遍,半天吭不出一个字。

    “那我说吧,”楚绡还是在笑,显然这个小插曲打消了她的忐忑,“你那天说的话我考虑过了,你说得对,我们应该回归正常关系,所以……”

    她特意给他留出了一点时间,他只是在发愣,没有任何要开口的意思。好了,楚绡再也不纠结了,虽然这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爱让她很难过。

    “所以你以后不要再对我那么好喽。”她语速奇快,抢先走在前面,“走吧,回家啦。”

    “……”

    他落后她足足五米,慢半拍地、迟钝地哦了一声,抬步跟上去。

    其实……他要说什么来着?

    哦,其实,他今天告诉许婧,他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但是这都不重要了。

    晚上他发了一条朋友圈,用他铁直男的水平竭尽全力拍了这束花最好看的一面,配的表情是一颗爱心。

    屏蔽了楚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