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字 - [咒回]8、糖 [综穿]作为BUG却总是被迫死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gkgp小说排行榜

    当然是记得的,有两次马赛克跑到了夏油杰那儿,第二次琳被五条悟的无理取闹绊住了,去的迟了一会儿,而那次又碰巧遇到了从柱灭之刃掉进来的鬼,差点让夏油杰变成了一具尸体。

    但因为琳对于置换状态的术式还不是很熟练,让夏油杰看到了自己把他身上的伤口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样子。

    说起来,这是两人第叁次见面了,“夏油君,好久不见,现在是不是要喊夏油前辈了?”

    琳的态度就是遇见一个许久不见的泛泛之交的样子,但五条悟还是觉得非常不爽,“琳,你竟然认识杰,我都不知道。”

    “只是见过几面而已。”,琳非常敷衍的回答完,就远远的看到佐藤翔太从楼里走出来了。

    “很高兴遇见两位前辈。”,琳鞠了一躬,“我还有任务,就先失陪了。”

    五条悟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佐藤翔太快步追上琳之后,一起离开了。

    “这就是特级咒术师的忙碌生活吗?”,家入硝子感叹了一声,但她总觉得琳和她身边的两个问题儿童都很有故事呢。

    小林小姐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至少佐藤翔太是这么想的。

    当然,不仅仅是佐藤这么想,小林琳的横空出世甚至压过了六眼的风头,被无数人寄予厚望。

    当佐藤翔太见惯了琳将特级咒灵轻飘飘的一刀劈开,总是会不由的觉得琳是无所不能的,而咒灵都是弱鸡。

    当然,更不会记得面前这个被冠以特级咒术师名号的少女还只有十五岁而已。

    “佐藤先生,还有任务吗?”,琳劈了今天第二只一级咒灵之后,问她的辅助监督。

    大部分时间,真正让琳感到疲惫的并不是拔除咒灵这个过程,而是感到咒灵诞生地的路途。

    所以这些咒灵就不能集中在一起吗?琳不着边际的想着。

    “没有了,需要我送您回学校吗?”

    太阳已经下山了,虽然今天是她入学第一天,但想来没有哪个新生会被剥削到开学第一天还要跑几百里路拔除两只特级咒灵吧。

    “回家吧。”,虽然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是寄宿制的,但琳心安理得的跳过了回学校这个选项。

    夏油杰又梦到了那个盛夏的午后,他和往常一样去隔了一条街的便利店买东西,但是他刚路过一个小巷口,就被一个不明生物攻击了。

    是谈不上熟悉,但是也算认识的老朋友,上次也是第一次遇见它时还是在八岁的时候了。

    人形的马赛克压低了重心往他扑来,他往旁边避开的时候才发现这次的马赛克敏捷的过分,力气也大的过分。

    至少上次那个像口袋妖怪里的走路草一样的马赛克只会喷麻痹粉和催眠粉。

    攻击无法奏效,逃跑也根本跑不过它,不到两分钟,夏油杰已经一声伤口了。

    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聒噪的知了在不停的嘶鸣,毒辣的阳光晒在他身上,让人产生了一种眩晕的感觉。

    是中暑了吗?还是……失血过多了?夏油杰狼狈的就地一滚勉强避开要害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红色。

    好痛啊。夏油杰眼前开始走马观灯一样放映他短暂的一声,下一次攻击到达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避开了。

    要死了吗?

    随着这个念头冒出来,身体上的疼痛似乎迅速消失了,夏油杰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金发女孩。

    她唇色苍白,似乎在微微发抖,而她身上的白色校服在眨眼间就被红色的液体晕湿了一大片,额角的汗水分不清是因为炎热还是因为疼痛。

    夏油杰记得这个女孩,哪怕已经过去了六年之久,毕竟她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女孩在夏油杰问出“你还好吧”之前就缓了过来,衣服上的血迹也不再扩散开来,她伸出手,“现在感觉怎么样?”

    夏油杰把手放在她的手心,却没有借她的力,站起来之后才发现女孩比他矮了一半个头。

    “你刚刚是……?”,夏油杰词穷的形容不出刚刚那种明显不正常的状态。

    “不用在意。”,琳摸了摸裙裤的口袋,发现同桌给她的棒棒糖还在,于是她直接借花献佛递给了夏油杰,“非常抱歉,我今天来晚了。”

    夏油杰接过了糖,才觉得琳的话哪里不对劲,“难道不应该是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吗?”

    女孩摇了摇头,“不用谢,保护你们不受马赛克的伤害是我的义务。”

    “是强者保护弱者的义务吗?”,夏油杰不知为何就冒出了这句话。

    琳露出奇怪的神情,“当然不是。我并不是强者,你也不是弱者,我说的义务来自于我被委任的保护你们与处理马赛克的任务。”

    说完了,琳又觉得自己说的过于拗口,“总之,与强者和弱者什么的无关。”

    夏油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你小小年纪的不要整天思考这么多,会脱发的。”,琳一本正经的叉着腰说到。

    “噗嗤。”,夏油杰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明明看起来比我还小呢。我叫夏油杰,你呢?”

    “我叫琳。”

    夏油杰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一些迷茫,他翻身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抽屉最里面放着一个小铁盒。

    小铁盒里只放着一个棒棒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